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陆云樵x西门朱玉】相性一百问(51~73)


第五十一题,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陆:(比V)攻。
西:……你这种迷之自豪真是令人费解啊。

第五十二题,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陆:(正经)这种事,当然是由男人的能♂力来决定的。
西:朋友,这么厚颜无耻的话你都说得出口?你脸皮的厚度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相当令人刮目相看呢!
陆:……我说的是武力值你想到哪里去了?
西:……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噢。

第五十三题,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陆:(点头)很满意,到底是曾经的天下第一淫贼,技术的确没话说。
西:非·常不满意!费着攻的劲儿干着受的活儿,这笔买卖我亏大了!(拍桌子)
陆:你每次都抢着要自己动,能不费劲吗?
西:你要是能拿出磕了药以后三成的粗暴来,我会需要自己动吗?
陆:那你以为我每次憋得跟龟孙一样都是为了谁啊!
西:(安静如鸡)

第五十四题,初次H的地点?
陆:域外。
西:沙漠上,月光下,我被你压在地上吃沙。
陆:嘿嘿……

第五十五题,当时的感觉?
陆:那时候我光顾着自己爽了,好像把你折腾得挺惨的。
西:还好还好,比起能看到你当时那副沉沦于欲望的可爱表情,一点肉体上的痛楚根本算不了什么。
陆:……你这论调跟老武迷之相像。
西:(笑嘻嘻)哪有,老武可不会乖乖躺下给你操。
陆:他乖乖躺下我也不会操的好吗!

第五十六题,当时对方的样子是?
陆:我那时候磕了药,看谁都像在勾引我。
西:(摇头)失败失败,你居然要磕了药才能发现我在勾引你,看来平时耍的帅都白耍了。
陆:???

第五十七题,初夜早上你的第一句话?
西:哟,荒野大嫖客,醒了?
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西:(掏耳朵)喂喂,没必要连分贝都还原吧?

第五十八题,每周H的次数?
陆:现在的话,保底三次,至于重逢那个月……咳咳,咳咳咳!
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把你当时三天三夜没让我下过床的光辉事迹说出来啊,这难道是什么很丢人的事吗?
陆:(掩面)别说了,我觉得那时候的我好禽兽好鬼畜。
西:(拍肩)不不不,那时候的你才是神威无敌真男人,金枪不倒超长待机的时间我可以吹几辈子。
陆:……这方面的吹不需要!

第五十九题,理想情况下每周几次?
陆:现在就很理想。
西:老大你真是没追求,别人家的攻恨不得一夜七次,你倒好,一周三次就满足了,你在那方面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
陆:……你怎么越说越过分了,你很想今晚就来实测一下我有没有难言之隐吗?
西:(大笑)有何不可?
陆:到时候可别哭着求饶啊。
西:你仿佛活在梦里。

第六十题,那么,是什么样的H呢?
陆:挺好的那种,如果你不在旁边瞎撩拨会更好。
西:啧啧啧,我要是不撩拨,你一个前戏能整大半个时辰,忍到脸都憋红了不难受?
陆:你还以为你是从前捅个对穿嗑颗药就能生龙活虎的时候呢?我不把前戏做足了伤到什么地方有药给你治吗?
西:那个,你的这份用心的确是让我很感动……但你是不是太高估你的尺寸了?
陆:……你话真的超多耶,闭嘴啦。

第六十一题,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陆:(摸胸口)应该是心,老武他们都说我是个玻璃心。
西:(摸脸)嗨呀,那我就是脸最敏感啦,不瞒你说我脸皮超薄的,随便磕点药就过敏,红印也好紫纹也好什么都往上面冒,经常吓倒一些阿婆阿伯,真是有够苦恼。
陆:……西门你脸皮的确够“薄”的。
西:(贼笑)彼此彼此,老大你的玻璃心也很货真价实哦。

第六十二题,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西:(瞥下身)你一个练童子金身的,最敏感的地方还能有哪儿?
陆:……说得像你不练童子金身那个地方就不是最敏感的一样。

第六十三题,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西:忍者神龟。
陆:活体春药。
西:……
陆:……

第六十四题,坦白的说,你喜欢H么?
西:分人吧,如果是跟老大你的话当然是喜欢啦。
陆:(冷笑)我就没有你前面那个顾虑了。喜欢。
西:呃……

第六十五题,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陆:我们现在一般都是打一炮换一个地方,并没有固定的场所。
西:当然最多还是在旅馆啦。

第六十六题,你想尝试的H地点?
陆:龟兹皇宫御花园。
西:……你好像对阿江兄很有意见。
陆:意见大了去了。
西:可是阿江兄并不能看见我,老大你这样做除了会让他觉得你是个露阴癖变态以外根本毫无意义啊。
陆:我知道,所以呢?
西:(叹气)男人吃起醋来真是不可理喻。

第六十七题,冲澡在H前还是后?
西:就没有一边冲澡一边搞的选项吗?出这套题目的人肯定没有性生活。
陆:附议。能冲澡的话当然是边搞边冲最爽啦。

第六十八题,H时有什么约定?
西:(摆手)无非就是些车轱辘话,不提也罢,反正床笫之言多半算不得数的。
陆:(突然阴沉)别的约定算不算数随便你,“不会再离开了”这句话你敢不算数试试?
西:客观事物的发展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我想不想离开是一回事,会不会离开是另一回事,要是哪一天我出门踩屎莫名其妙就穿越了,你难道还能跟着踩屎过来找我算账吗?
陆:(捂耳朵,摇头晃脑)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第六十九题,你和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西:哈,哈哈……这题跳过吧:D
陆:呵呵:)

第七十题,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赞同还是反对?
西: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其实我是反对的。
陆: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其实我是赞同的。
西:???!!!
陆:干嘛吓成这样,这么想很奇怪吗?老实人也有三观不正的权利啊。
西:不不不,十多年前这么说没问题,现在的你就别以老实人自居了……
陆:← ←我觉得跟你比起来多少岁的我自称老实人都没有问题。

第七十一题,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你会怎么做?
西: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最多等那个暴徒死了以后再帮你强奸回来好了。
陆:不需要!!!

第七十二题,你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西:为什么要不好意思?
陆:原来会,现在拜你所赐,完全不会。
西:行行行,这个锅我背。

第七十三题,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晚他有一个21q,请……”并要求H,你会?
西:……这得看是哪个好朋友了。
陆:(冷笑)所以你究竟有几个好朋友?
西:天底下的漂亮女人全都是我的好朋友……当然某个变态人妖不算。还有老大你别光说我,你自己的好朋友难得就少了吗?
陆:我的好朋友绝对不会对我说这种话!就算是说了我也不会答应的!
西:也对,我要是你我也不会答应,毕竟你的好朋友不是老胡就是老李…… 
陆:才不是这个原因!


TBC

评论(9)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