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陆云樵x西门朱玉】断章集

各种写了个开头就写不下去了的产物。

无头无尾,毫无逻辑。

发出来证明我不会写下去了,嘻嘻。

不同时间段的脑洞,文风变化突兀。

今天也一如既往地在苏西门。

第五条的对话非原创……出处我忘了OTZ(好像是某部MV)但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总觉得十分契合这两人。

有点面包车。


1、称心如意
见到西门朱玉的时候那只死了十八年的鬼已经快要魂飞魄散了。
陆云樵看到他斜靠在栏杆上俯视着自己,除了脸色苍白得可怕以外,几乎与初遇时没什么两样。
快要再死一次的鬼嘴角噙笑,带着点疲倦的味道说,我以为你会早点来。
陆云樵问你哪来的自信,照理不应该以为我永远不会来吗?
鬼有些神情恍惚,能量的消散让思考变得困难,他楞了很久才说,对,你本不该来的。你来干什么?
陆云樵反问,你觉得我应该来干什么?
鬼嘻嘻笑道,来见我,来说你有多么恨我。
陆云樵沉默片刻,说你果然是最了解我的人,可我偏偏不想称你的意。
“我只想吻你,就现在。”

2、补魔
鬼魂含着精液。
其实并不太能含住。
他的大腿还打着颤,腰也直不起来,“含”这个动作于他而言无疑有点吃力。
可是陆云樵不准他漏出来。
“否则效果就不好了,”胡子拉碴的男人严肃又认真,“或者我不介意多补几次魔。”
——我介意行了吧。
所以鬼魂辛苦地含着男人的精液。
还是魂飞魄散算了。他瘪瘪嘴,委屈地想。

3、穿越
西门朱玉甫一睁开眼就看到了一张憔悴到极点的脸。
他半点没认出那是他的友人。
五官诚然是熟悉的五官,可陆云樵的脸上哪里会有如此沧桑的痕迹?像是被风霜割过了十几年,胡渣覆面,鬓角添霜,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失意了大半辈子的落魄中年人模样,说是陆云樵的父亲倒可信一点。
更令他心悸的是那人的眼神——那么专注地盯着自己,好像除了自己以外的整个世界都是虚妄,又像其他所有在他眼里都失了色彩,唯独自己是鲜明的。他像是因为自己而活了过来。
陆云樵不会有这种眼神。西门朱玉从来没在陆云樵身上见过这样的眼神。
这人谁啊?
他没有忽略那人见到自己醒来时眼里掠过的狂喜和不知所措。

4、受伤
陆云樵进帐的时候西门朱玉还躺在床上起不来。见他掀帘进来,伤重得无以复加的男人侧过头,冲他露出了一个极灿烂的笑容。
陆云樵却从中瞧出了点心虚的意。
你是该心虚,他想。
“这么重的伤,我居然是最后才知道的。”
他看到西门朱玉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心想这家伙还有一口气在就能说个没完,这次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来是真的伤得很重。想着想着又觉得气恼,三步作两步走到重伤患床前,眉头打的结可以夹死苍蝇。
“这次打算怎么解释?说来听听,我给你机会。”
西门朱玉喉头动了动,却只能发出些微弱沙哑的气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陆云樵见了有些欺负人的暗爽,又呲溜溜觉得心疼。但即便如此,溢满胸膛的怒气也没有消掉半分,他只要一想到自己再次被眼前这可恶的家伙蒙在鼓里,独揽了所有的危险,他就气到无法保持理智。尤其听说这次西门朱玉伤得尤为重,能生还都是奇迹,是活生生从鬼门关里拉回来的,他简直恨不得动手揍人了。
但眼前这个重伤患明显揍不得,于是他只好把这口气憋在心里,梗着难受。
西门朱玉明显看穿了这一点,所以他弯弯的眼里心虚有之,更多的却是你奈我何的得意。

5、梦
“这些年怎么过的?”
“夜夜相思。”
他把人压在柱子上亲吻,唇齿交缠间,全是一厢情愿的掠夺。
看不清表情,但总觉得那人是在笑的。
笑他痴妄太过。

6、恨
你看着他前一秒才被你的精液烫得眼睛都失了神,下一刻就已经穿戴整齐准备赶赴下一场约会。你看他连跟你做爱的时间都把握得分毫不差,你总会想,这场性事是不是也是他诸多计划中的一部分?
你会想,刚才那些呢喃喑语喘息低泣到底有几分真假,你跟个傻逼一样沉溺其中,到底被他看了多少笑话。
其实这些你从前从未想过,可后来天天想。每想一次你就对自己说,多好啊陆云樵,你又多了一个恨他的理由。
你不想承认却又确实忘不了一个人的时候,恨总比爱好作借口。

7、倒下
西门朱玉的倒下来得毫无征兆。
他前一秒还在眉飞色舞嬉笑怒骂,下一刻就跟猝死了一样直直栽到地上意识全无。陆云樵那时正跟他并肩同行,末了却落得个怀中空空,什么该接的都没接到。
他委顿在地。他看起来是如此的疲惫,像以往那些充沛到不见耗尽的精力从来不曾在他身上存在过一样。人人都说他一定会死于过劳,陆云樵看着他,一瞬间竟真以为他已就此累死了。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