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陆云樵x西门朱玉】相性一百问(21~50)


第二十一题,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西:嗯……老友改口老公的程度?
陆:救命!千万别改口,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西:朋友你这就虚伪了,上回在床上这么叫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反应啊。
陆:你话很多耶,闭嘴啦。

第二十二题,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西:要说真正意义上的约会的话,好像只有域外那一次吧。
陆:你没死之前的确是,算上死后的话,咱们约会的次数还是很多的。
西:死后有约会过?难道不是单纯的约炮吗?所以为什么要把约炮叫做约会?老友你到底对约会存在什么误解?
陆:???那不是你的问题吗?!我本意一直是约会啊!要不是你一上来就把我往床上带……
西:噢,既然老大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下次我一定三烈九贞守身如玉不拿八抬大轿抬绝不上床乱搞,还你一个真正的约会。
陆:……

第二十三题,那时候的气氛怎样?
陆:难得不错,如果不算上我们因为你猎艳的问题吵过的架的话。
西:我的体验就没你这么好了,浪费整整一个月时间去扶老奶奶过马路,真是想想就心疼到哭出声。
陆:可你当时并没有强烈反对不是吗?
西:说得像我反对就有用一样~(摊手)

第二十四题,那时候进展如何?
陆:该亲亲,该摸摸,该吵吵,该搞搞……反正恋人该有的程序都做过了。
西:然而屁用没有,回中土以后还不是一朝回到解放前,域外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好感度全他妈的白刷了。
陆:……那要不读档重来换个人攻略好了?
西:(笑嘻嘻)那更麻烦,还是直接删游戏方便点。

第二十五题,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西:床。
陆:……(竟然无法反驳)

第二十六题,你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准备?
陆:首先,我需要知道你的生日。
西:这个就别想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哪天生的,而且我十分怀疑老头子也把这事给忘了(无奈)……不过我记得你的生日哦!
陆:我知道,那时候每到我生日那天同盟会就会迎来一次大的胜利,是你的手笔吧?
西:(微笑)哦?不错嘛,你居然猜到了。
陆:嘿,你死后那年又逢我过生,该来的胜利却没有如期出现,我还有可能猜不出来吗?

第二十七题,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西:我。
陆:我。
西:……
陆:……
西:你有告白过?没有吧,我怎么不记得……
陆:那么多次“我爱你”你说我没告白过?!
西:(摊手)床上的话要是能当真的话,我爱过的人大概能凑一个加强连了。
陆:(冷笑)是啊,谁比得上你西门大淫贼会说情话会说谎?我只知道无论床上床下,我陆云樵对西门朱玉说过的话中没有一句是假的,爱信不信。
西:(小声)那可真不信,你当年明明对我说过永远不想再见到我的……
陆:……你不拆台会死啊!会死吗!

第二十八题,你有多喜欢对方?
陆:大概要比恨多一点。
西:(微笑)凌驾于理想之上。

第二十九题,那么你爱对方么?
陆:爱。
西:爱过。
陆:喂!那个过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现在不爱了吗!好啊!分手啊!离婚啊!
西:咳咳咳,那个纯属口误,真的是口误啊老友你听我解释……

第三十题,对方说什么会让你没辙?
陆:把头抵在我肩上说“有点累了,借我靠靠”的时候,一瞬间觉得心里头什么火气都熄灭了……其实那时候我本来是想揍你一顿,结果被你这么一靠,到头来居然连一句重话都没能说出口。
西:噢,那可真不枉我当时苦思了一路怎么用一句话堵住你的嘴……效果果然拔群。
陆:……西、门、朱、玉!!!
西:(挖耳朵)你这么吼我的时候我就很没辙。

第三十一题,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陆:虽然说你要真变心了无论怎样都无法挽回,但我一定会把握住你觉得亏欠我的机会好好揍你一顿的。
西:……不要凡事都斥诸暴力嘛,有什么事不能床上解决呢?
陆:意思是改成操你一顿你就满意了?
西:(笑嘻嘻)不,意思是如果我真变心了你可以选择让我上一次来挽回。
陆:(冷笑)想得很美啊朋友,这种期待还是留给下辈子的我吧。
西:(耸肩)

第三十二题,可以原谅对方变心吗?
西:(叹气)其实挺希望你能变心的,如果还能顺带忘了我,那就最好不过了。
陆:(点头)我也想像你说的那样,可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这些年来我忘掉的事很多,却唯独关于你的记忆一天比一天清晰……我也没办法。
西:(摊手)难道魅力太大也是一种错吗?

第三十三题,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么办?
西:不用说,要么是在扶老大爷过马路,要么就是被碰瓷的阿婆缠住了,我怀疑老大你每次在赴我约会前都要先集齐7张好人卡才肯到。
陆:……那我是真的有事耽搁了嘛,而且每次迟到也都有老实告诉你原因啊,你咧?“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这种烂理由到底还要拿来敷衍我几次啊!
西:好吧,就告诉你真相吧,其实我每次迟到都是为了去看一个慰灵碑上的朋友……
陆:那个朋友为了救你被石头压住了半边身体然后把他的眼睛给了你自己跑去当大BOSS报复社会去了是吗?
西:……老大,玩梗归玩梗,剧透就没意思了。

第三十四题,你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个部分?
陆:舌头,毕竟是你吃饭的家伙,确实有神妙之处。
西: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要我说的话,还是最喜欢你的手指啦,可惜没了(叹气)……话说你现在换上的这个魔改手不太靠谱啊,每次一进行到关键步骤就又是震动又是喷油的,搞得跟情趣道具一样是什么情况?
陆:那个……会震动喷油什么的,其实是我特意拜托小殇帮忙开发的新功能,的的确确融入了很多情趣用品的用法……(羞愧低头)
西:(瞠目结舌)厉害了我的老大……

第三十五题,对方什么时候的样子最性感?
陆:……哭的时候。
西:你这样会让人多想的,直接说操哭我的时候会更好哦。
陆:哪里更好了!这才更让人想多吧!
西:噢,莫非你本来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陆:……其实就是。(脸红)
西:(大笑)老友你每次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都最可爱了!
陆:(微窘)题目是问的性感,又不是可爱。
西:没差别吧,都有让我想亲你一口的欲望啊~
陆:(=//////////=)

第三十六题,两人在一起最心跳加速的事是什么?
陆:背锅。
西:咦?难道不是打我小叔吗?
陆:打天妖虽然辛苦,但还比不上被你甩锅时候的惊心动魄措手不及。
西:……

第三十七题,你会向对方说谎么?你善于说谎么?
西:哈,哈哈哈……(干笑)
陆:(抱臂,冷淡)从相遇开始就是由一场接一场的谎言组成的CP,除了我俩恐怕也没几对了吧。
西:人生和爱情本来就是由无数谎言组成的,看开点啊老大,大不了我让你连本带利全部骗回来?
陆:(翻白眼)能骗到你才怪,最后被耍的还不是我。

第三十八题,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陆:只说现在的话,每天睁开眼睛的时候你还在我怀里,大概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西:我还是觉得做爱做的事的时候最幸福。
陆:真是个很符合你身份的回答啊。
西:这就叫作《一个淫贼的自我修养》~
            
第三十九题,曾经吵架么?
陆:吵,天天吵。
西:与其说是吵架,不如说每次都是我单方面被你骂还差不多。
陆:谁叫你就只知道在那里玩神秘,说什么“有些事我没法解释,你今后会明白的”……我倒是想你跟我对骂呢,至少能让我知道你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吧。
西:嘿朋友,相信我,要是我当时真把想法都告诉了你,恐怕就不是吵架的程度啦。
陆:(叹气)好吧……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的确如此。

第四十题,都是些什么吵架?
陆:大多是理念的冲突,不过说到最严重的,果然还是你魔门少主身份曝光那次。
西:那一次难道不该叫家暴吗?我肋骨被你打断了三根耶!
陆:(摸鼻子)咳咳,那时候的确是气得丧失理智了,不过我也没想到你会接不下我那一掌啊,以你的轻功明明很容易躲过的。
西:啊,那个啊,因为那次见你之前我才刚和几个长腿美妞搞过,搞到腰酸腿软也是没办法……
陆:说实话。
西:苦肉计。
陆:(→→)

第四十一题,之后如何和好?
陆:(低气压)没有和好。
西:我直接就挂了,还和好个鬼哦……咦?好像还真的是和好个鬼,啊哈哈哈~!

第四十二题,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西:我并不会有转世,如果转世后的你还能看到我的话,我肯定不会介意发展不可描述的关系的。(笑嘻嘻)
陆:……希望吧。毕竟比起让你去找别人乱搞,被自己NTR还算是一个不那么差的选择。

第四十三题,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陆/西:你死的时候/我死了以后。
陆/西:……

第四十四题,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西:老实说以你大魔法师般的床技,我能忍到现在还没反攻,这已经是非常爱你的表现了。
陆:说得好像你没有尝试过反攻一样,只是每次都没有成功而已,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好吗?
西:切!

第四十五题,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陆/西:(异口同声)跟凤凰儿/凤婕——
陆/西:……
陆:我说……这份问卷不会流到凤凰儿手上吧?
西:当然——会。(拍肩)放轻松朋友,她来找你算账的时候我会帮你预约医生的。
陆:(噗通跪地)完了。
西:(大笑)背黑锅你去,作死我来~

第四十六题,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陆:……这个问题有点难,我不是很清楚花什么的,非要说就是红玫瑰吧,浪漫又多情,你每次送人花不都喜欢送那个么。
西:不不不,你错了老大,虽然我很喜欢送人花没错,不过红玫瑰的话,我只送给过你一个人噢~
陆:咦?这里头难道还有什么特殊含义?
西:(笑笑)除了花语是“我爱你”以外,没有别的意思了。
陆:(会心一击)诶诶诶?!

第四十七题,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陆:基本没有。主要是想瞒也瞒不过。
西: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那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十个秘密也是很正常的嘛。

第四十八题,您的自卑感来自?
西:血统啊!在这个连洗脚婢都是纯血凤族的年代,没有四灵血统的我天天被老武嘲讽是愚蠢的凡人,真是超自卑的!
陆:想开点,论血统的话老武他们都是一群畜生,至少你还算是纯种的人类啊。

第四十九题,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陆:并没有公开过,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都知道了……
西:好像也就小武还蒙在鼓里吧……有时候我很怀疑凤婕培养他的胚胎的时候混杂进你的基因,否则实在很难想象那样低情商的小子会是我的克隆体。
陆:(冷笑)哦,其实我觉得小武情商还是比我高点的,比如他就一眼看出了你跟虚江子关系很不一般,而我这么多年居然都没看出来。
西:额……

第五十题,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西:(讨好)能啊,肯定能!
陆:永久个屁,某人刚刚才说过要和我的转世发展不可描述的关系,这就是你所谓的永久吗?
西:喂老大不是吧,自己的醋你都吃?!
陆:哼!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