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约翰x白起】探索阿起大哥背后的故事(二)

1、居然有二……

2、从头看了一半阿里,觉得OOC得可以坑了_(:зゝ∠)_

3、写的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一路旅程颠簸不谈……好吧其实也没怎么颠簸,海商王的船还是很稳的,真正颠簸的是我的内心——跟白拉登相处真的是超累心伤神啊。总之,在海上漂泊个多月以后,我终于登临了传说中的西西科嘉岛,也正是白字世家总部所在。

       一个叫白千浪的白家人热情地接待了我,白拉登则直接顺着岛上的空间裂缝去了魔界,听说是去看他二儿子去了。其实我还挺想去看看那个闻名已久的白老二的,但比起跟风之大陆第一淫贼做技术交流,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看起来白拉登早有交代,我跟白千浪透露了来意,他就带我去了一个看起来废弃已久的实验室。路上我问了他许多关于阿起的事,他的回答跟之前在白拉登船上的白家弟子相差不大,满满的都是血泪,看来也是一个被阿起摧残过的可怜人。不过比起海外白家人单纯的惨痛来说,他对阿起的态度更多是崇敬。

       我本来想多打听点阿起的过往,但那个实验室没多久就到了。白千浪表示他家大少奉行神秘主义,他了解得也不多,让我想知道更多就自己用心去感受。我感受你老母啦!又来这一套,白家人这么讲唯心主义怎么不拿意念去日创世神啊?白千浪听我吐槽只是笑笑没说话,然后打开了实验室的大门,示意我自己进去,他就不进了。

       那个实验室废弃了不知道多久了,门一开灰尘就裹着阴冷气息扑面而来。我一眼望去,里面黑漆漆一片,看着就渗人,不会有诈吧?我本想要求白千浪陪我进去,但他说阿起当初把此地设为禁地,但凡白家人皆不得入内,他不能违背最高领袖的指令,即便是已经死了很久的最高领袖。

       白千浪说完就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转身离开,显然是把进不进的选择权交给了我。都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就这么掉头走掉不成?只好硬着头皮上了。照着白千浪先前交代的地方打开了电源,电流滋滋滋了好一阵子才有一盏灯颤颤巍巍地亮起来,我借着微弱的白炽光看清了周围的情况,顿时吓出一身白毛汗。在我面前有几十个苏生水槽,里面装的都是我没见过的狰狞魔物,奇形怪状,看着非常恶心。他们明显已经死去多年了,但是尸体并没有腐烂,估计跟罩着他们的绿色液体有关。我想到黑龙王的老巢,里面也有类似的魔物,听白三小姐说那是生物改造的产物,估计这里原本也是从事同样研究的实验室吧。   
    
       我很有些不舒服,白千浪既然带我到了这里,说明阿起曾经在这个地方待过。如果是研究人员也就罢了,要是是被研究的……那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糟糕啊。这样想着我就看到了一个特殊的苏生水槽,那水槽远较其他水槽的尺寸要小很多,也精致很多,不像是给魔物用的,最关键的是,那个水槽里空无一物。

       心念一动,我隐约已经猜到那水槽是给谁用的了,这个不算好的预感在我走近那个苏生水槽的时候得到了证实。脑海中好像有什么束缚困兽的锁链在一点一点剥离,随着我越走近那个水槽,越多的记忆就从锁链的间隙里溢出。我暂时难以辨析那些不属于我的记忆,但一声啜泣却在耳边回荡得格外清晰。

       ——妈妈,妈妈你为什么在哭?我让妈妈不高兴了吗?
  ——不、不是这样。起儿,你乖乖的,妈妈会想办法,只要有机会,就会把你带出去的,现在你先待在这里,乖乖的陪叔叔阿姨玩游戏,好吗?
  ——嗯,好。

       我猛然止步。记忆进行到这里,我的很多猜测都已经得到证实了,这个苏生水槽的确是给阿起用的没错。尽管脑海里那个幼稚的童声天真烂漫得根本听不出一点他的影子,但随即而来的女人那声“起儿”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说不上有多惊讶,甚至可以说在预料当中,从推测出阿起有可能属于改造人那刻起,我就已经想到过这个可能了。毕竟白拉登和我家变态老头子一样,都不属于虎毒不食子的正常人范畴,就算他会对阿起抱有亲情,也指不定做出什么离谱的事情来。把儿子跟一群魔物关在一起供人研究这种,还真是他能干出来的事。

       话虽如此,当脑海里那些零碎的记忆被解构,蕴藏在其中的一系列情感冲击我的大脑的时候,我依然无法维持一种“早有准备”似的镇定。无助、彷徨、恐惧,以及间歇的愤怒……属于阿起的记忆里满满都是这样负面的情绪,压得我呼吸困难脑壳疼,几乎有点喘不过气来。
  
       幸好那并不是全部,因为有个温柔的女声一直贯穿记忆始终——那应该就是阿起的母亲了——就像黑夜中的一豆孤灯,微弱却坚定地散发着光与热,让他的世界不至于沦为一片彻骨的黑暗。我想起阿起曾说过的“妈妈是个温柔的人”,看来他妈在他人生中的确扮演着一个相当正面的角色。

       但不知为何,当阿起那些让人窒息的负面情绪在他母亲温柔的声音中渐渐趋于平静时,我却隐约有种不安感……细究后我才发现,这份不安并非由我所产生,而是来自于阿起的记忆。
    
       那时候的阿起对他妈感到不安?为什么?

       直觉告诉我这个问题很重要,但我却没有在那些零碎而繁杂的声色片段里找到答案。看来想知道更多关于阿起他妈的事,光凭这里解锁的记忆是不够的,还得去更多他曾经待过的地方。

       出了实验室,白千浪已经在那里等我了,对于他之前一言不合就走开我还是有气的,正想开口骂几句,却见他按了一下手里的遥控器,我背后突然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回头一看,那座实验室已经成了一堆瓦砾,彻底毁了。

       爆炸并没有波及到我和白千浪,原因我猜跟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在我俩头上的那把伞有关。而且很装逼的是,我身边这个白字世家统领从头到尾都一直在微笑着看我,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身后的巨大动静。问他怎么不回头看看,他的回答更装逼。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靠。”

tbc

评论(8)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