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原创角色x白无忌】一个大纲文

算是半原创角色吧……来源是白二被魔老四刺杀时身边安全没反应过来的龙套暗卫。

有很多私设……本意其实是为了苏白二,写完发现苏过头了OTZ

最近的我真是高产啊~


白无忌身边有个贴身侍卫,也是唯一的贴身侍卫,叫侍卫甲。(兄弟俩共同的恶趣味)

侍卫甲其他侍卫不一样,他不是白家人,是白无忌在把白拉登赶走,真正掌握白家大权的时候,闲的蛋疼从他最喜欢浪的阿里布达酒吧门口捡回来的。

大概是白起那时候后遗症爆发了,白无忌看了心中难受,去酒吧买醉的时候,看到门口趴着一个快要死掉的小鬼。小鬼瘦瘦小小的样子让他想起曾经的兄长……鬼使神差下做了奇怪的事,让影卫把侍卫甲带了回去。

带回去以后白无忌就开始觉得烦了,哦我们不要试图理解白家人的精神世界,反正他就撒手不管就是了,让下人随意处理,不要弄死就OK。

那时候侍卫甲还不叫侍卫甲,甚至没有名字,别人叫他都叫“喂,那个死不了的”。所幸侍卫甲的生命力十分顽强,再加上白无忌府上的普通白家人人品过得去,没有随便拿人去做人体试验的奇怪癖好,总之,侍卫甲成功存活了下来。

侍卫甲是艾尔铁诺人,一丁点白家血统都没有。说这个是想说明,他的精神是相对正常的。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这种事,对他而言天经地义,何况救命之恩。所以他一直都想做点什么报答白无忌。在他看来,白无忌手无缚鸡之力(?!),于是就想练武去保护他。苦无门路的时候,白起病发完了出来看弟弟,正好瞧见了侍卫甲。见他骨骼惊奇,正是练武奇才(???),就把他带到西西科嘉岛磨练,并且刻意不挂名。

西西科嘉岛上外籍士兵很多,有专门的雇佣军,侍卫甲却是和清一色白家子弟的五色旗一起训练的。白起有时候会亲自下场训练他,(白起亲手调教过的人都表示往事不堪回首,约翰尤甚),有时候也由魏素勇大统领来锻炼他。

侍卫甲武学天赋的确是很高,短短数年,他就堪堪进了第一梯队,直接归入魏素勇麾下。

他还是没有名字,因为入伍时代号17,大家就一直叫他17。

总之17跟着魏素勇混了几年,经常去执行啥暗杀任务之类的,什么危险活儿都抢着做。魏素勇有一次问,你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17也不隐瞒,直言不讳道他想变得更强,那样才能保护一个人。17停顿了一下,魏素勇不置可否,却听他又续道,一个救命恩人。

魏大统领干咳一声,摸了摸面具上的鼻子。

反正就是17经常在魏素勇述说自己的少男心事(x)+表白白无忌,虽然一般都是用“我的救命恩人”代指啦……其实17是个闷骚,他在骚的人面前很闷,在闷的人面前很骚。

魏素勇听他说一般冷冷的我没听到的样子,其实心里爽翻天。

后来白家跟雷因斯的局势稳定了,魏素勇就出现得少了,有一天17突然被调到了白无忌身边。

白无忌一来就对17说,17,你今后就叫侍卫甲吧。

侍卫甲觉得白无忌喊自己17的感觉好熟悉啊。

因为侍卫甲是个闷骚嘛,所以他在白无忌面前其实超级闷的,比魏素勇在他面前还闷,打死了都憋不出一句话来。白无忌有点无语,又觉得这种反差很有趣。

侍卫甲的武学天赋很高,经过白起验证的那种,他不过20来岁,已经有接近地界巅峰的修为了,即使是在里之白家里都是有数的高手,除了极少数的一些老不死,是白起和魏素勇以下,年轻辈第一人。

所以很顺理成章的,侍卫甲就成了白无忌身边的暗卫头头。

然后他发现只有自己有侍卫甲的代号,其他人并没有。侍卫甲有点小小的开心。

侍卫甲作为暗卫,除了特殊要求,基本是寸步不离白无忌的。白无忌本人的安全意识很强,就算是去嫖娼,也会带暗卫……大概只有变成魏素勇的时候例外。侍卫甲当暗卫的时候已经很少有事需要魏素勇出手的了,所以更多情况下,白无忌的第二重身份是……大陆第一淫贼,柳一刀。

侍卫甲也是知道柳一刀的存在的,因为白无忌其实没有想隐瞒这件事。不过,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只有作为贴身暗卫的侍卫甲能够跟着保护“柳一刀”。

因为柳一刀实际上是白无忌为了寻求偷情的快感而存在的,重点在“偷”不在“抢”,所以他以柳一刀的身份出去活动的时候一向不做强迫人的事,要是被人发现了,也是脚底抹油开溜,看在侍卫甲眼里,就是白无忌武力值不高的证明。

特别是有几次白无忌被人追急了,还是叫侍卫甲出来救他的。

侍卫甲眼里的主人(他不像其他暗卫一样叫白无忌家主,因为他不是白家人)武力值很低,轻功倒是不错。据说主人有魔导公会大神官的资格证,但侍卫甲从来没有见白无忌用过魔法,他其实是不信的,“大概是花钱买来的吧,反正主人不缺钱”。性生活相当糜烂,姿色稍微过得去就可能被他拐上床←这一点最为他不喜。大多数时候是个随和爽朗的人,并没有什么白字世家家主、雷因斯二王子的架子,就连路边的乞丐都能打上交道,还经常花式调侃自己,让自己做一些奇怪的事……但是在处理里之白家事物,以及海内外商务的时候,就黑心辣手得一塌糊涂,充分展现出大陆第一奸商以及变态白家掌权人的不凡手腕。

白无忌在侍卫甲眼中,肯定不会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但是有绝对的能力,特别在智谋上。侍卫甲觉得唯一可惜的是主人没有武学天赋。

侍卫甲在西西科嘉岛上呆了好几年,还是听说过不少白家秘辛的。老人们都说曾经的二公子武功学得不好经常惹老家主生气,侍卫甲听了后就更加觉得白无忌武功是真的差,却没有料想到老人们所说的武功学得不好的参照物是老家主年轻的时候……

反正呢,侍卫甲是陪伴白无忌最久的人。

白无忌变成魏素勇的时候就支使他回魏素勇身边办事……所以侍卫甲一直只是以为主人跟大统领关系好,虽然他不明白魏素勇大统领辣么强为啥每次都需要自己陪着办事啦。

有时候也会有不知深浅的表之白家的野心家派人行刺白无忌。有人还特意挑白无忌出去采花的时候,以为那时候没有暗卫好下手一点……其实白无忌除了扮成柳一刀的时候只带侍卫甲一个人,平时外出采花的时候带的暗卫也不少,但是只有侍卫甲是被允许离他最近的。

叛乱这种事也发生过一次,还是一群搞不懂状况的表之白家的逗比青年干的。他们想当然的在白无忌到雷因斯各地巡视商铺的时候动手,以为那时守卫薄弱。白无忌早就收到消息了,嫌麻烦的他干脆将计就计,将那群逗比引出来一网打尽。结果就是那群贵族子弟全部冲到白无忌面前逼宫的时候,看到风流俊美的家族慵懒倚在软椅上,怀抱美人,手持红酒,冲他们笑得无比开怀。而白无忌身后站着的一个高大挺拔,却散发着修罗气息的男人,带着一个可爱的面具(白无忌的恶趣味),唯一露出的一双眼睛正无比冰冷地盯着他们。

那一役,在场的所有贵族子弟被侍卫甲杀得一干二净。而白无忌还是坐在他的软椅上,在血肉横飞中,愉快地调戏着他吓得面如土色的美人。

猴子打败白起、吸收了他的记忆,来找白无忌麻烦的时候,其实侍卫甲也在他身边,而且看到了白无忌的魔法功底……他震惊了。“卧槽!主人的神官文凭原来是真的!”这样,所以在猴子出手打白无忌的时候,惊呆了的他居然忘了出来阻止……

日本之战的时候,地窟被炸开,天位能量充沛,侍卫甲成功晋升小天位。他之前本来看现在天位这么多,自己还是地界巅峰,觉得很不安……晋升天位以后总是暂时安心了,毕竟除了逆天的李煜和白起,在大陆出现过的最强也不过强天位,还都是如三贤者那般传说中的存在……小天位的他,并不算太差。

就在他满心以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可以保护白无忌的时候,悲剧发生了。

那天雷因斯举行庆典,白无忌一如既往地穿着白袍踩着木屐,走过稷下城的大街小巷。因为人流大,护卫也很严密,侍卫甲更是只离白无忌几步距离。

当他们和一个貌不惊人的中年人擦肩而过时,侍卫甲突然觉得一阵心悸,然而仅在下一秒,白无忌就从他们眼前凭空消失了。

侍卫甲大震,正欲寻人,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巷口传来骚动声。迅速赶过去一看,差点没把他心脏病吓出来——一个人浑身浴血地趴在地上,正是白无忌。

白无忌还未陷入昏迷,但意识明显已经模糊了,当侍卫甲惊恐交加地试图扶起他时,只听到他极小声地念着“静…静……”。

侍卫甲不敢细看白无忌身上的伤口。印象中的主人,从来没有这么狼狈的时候。白无忌身上大大小小都是狰狞的伤疤,光是致命伤,粗略一数就能数出十几处,侍卫甲完全想不明白,短短一秒时间,为什么能造成这种像决斗了几个时辰一样的伤势。他更不明白的是,在这样可怕的伤势下,究竟要多强的求生意志才能让白无忌坚持到现在还不死。

侍卫甲抱起白无忌时,全身都在不可抑制的颤抖。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到来,白无忌原本迷蒙的双眼突然亮了,一下就对上了侍卫甲溢满恐惧的眼睛。带血的唇角扯出一个安心的弧度,白无忌眼一闭,彻底陷入了昏迷。

侍卫甲在那一瞬间几乎以为白无忌就这样死了。索性他灵敏的感官还能感受到主人极微弱的心跳。他突然想起了白无忌最后那个安心的笑,恐惧而焦虑的心竟然瞬间平静了下来。

并没有更多的停留,侍卫甲抱着白无忌直奔太研院总部。那天稷下庆典,所有机构都放假,只有太研院还有几个疯狂科学家呆着做实验,爱菱就是其中之一。

当侍卫甲将奄奄一息的白无忌抱到爱菱面前时,矮人少女和一众白家的科研人员都惊呆了,爱菱马上找来了师姐华扁鹊着手医治。

包括侍卫甲在内,所有人都手足无措地站在手术室外,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一个矮小的少年来了。

侍卫甲一见到那个少年就膝盖一软。来人黑发白肤,貌不惊人,正是白起。白起一来,首先封锁消息,顺便要求爱菱在手术结束以后向在日本的兰斯洛一众人以及全大陆传出白无忌的死讯。然后就进了手术室。

漫长的一夜过去,白起和华扁鹊终于出来了。华扁鹊没什么变化,还是那副臭表情,白起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却更差了。

众人将白无忌的病床转移到了魔导公会会所的地下密室,以防生机泄露。侍卫甲从华扁鹊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白无忌大概死不了了,但是想清醒,却也是现在的医疗能力办不到的,也就是说,他成了植物人。

白起离开前,让侍卫甲照顾白无忌。侍卫甲不知道最高领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不过他已经不在乎那种小事了。

白无忌躺在病床上,原本缠满全身的绷带在小草出关以后就全部拆掉了,病服也换成了他喜欢的白袍,看起来除了脸色苍白了些,跟之前那个浪荡风流的贵公子并无两样。只是从那一日起,白无忌就再也没有清醒过,他就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表情,感受不到任何痛楚和喜怒。

前面说过,侍卫甲是个闷骚,对骚的人很闷,对闷的人很骚。当白无忌变成了植物人,他就突然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每天都会对着昏迷的主人说很多事,比如我意王又有了什么新动作,比如自己多年的暗恋心事。

他说着说着就开始觉得这种相处模式很熟悉,他发现当白无忌安静沉默的时候,他特别容易无所拘束地向他倾述心事。这种感觉,之前似乎只在魏大统领身上体会过。他又突然想起魏素勇已经失踪很久了,就连白无忌的“葬礼”,被视为其挚友的他都没有出席。

这让侍卫甲有了一个荒谬的猜想,但也只是个猜想。他没有能力,也不想离开白无忌去调查真相,他等着主人醒来给他一个答案。

后来听白家人说那位绝世的领导人也燃完了最后一点生命,在西西科嘉岛陨落了。然而白无忌还是没醒。不过侍卫甲并不着急,他还可以继续等下去,等很久。他执行着白起对他下达的最后命令,也遵从着自己的本心,就守着白无忌,任外面江洋翻覆,都一概不理。

曙光的出现是在不死树大决战那一天,一个白衣折扇文质彬彬的男人出现在了白无忌的病床前。侍卫甲很轻易就认出,来人正是白起白无忌两兄弟的父亲,白字世家老家主,白军皇。

白军皇使用了来自异大陆的技术,总算是把这个植物人了大半年的儿子救活了。不过这位老家主看起来并不想上演父子久别重逢的狗血戏码,施术完毕以后就摇着扇子潇洒地走掉了,临行前瞥了侍卫甲一眼,什么话都没说,侍卫甲却感觉自己前后五辈子都像是被看穿了一样。

目送老家主离开以后,侍卫甲匆忙赶到白无忌病榻前,正好对上他刚刚睁开的眼睛。侍卫甲一个脚软,扑通坐到了地上。

白无忌扯出一个很虚弱又很恶意的笑,哑着嗓子说17,你知不知道我天天听你在我耳边唠叨有多烦。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侍卫甲当机的大脑一时间处理不过来。等他理顺的时候,白无忌已经不知道是真是假地又睡过去了。

至于白无忌再次醒来后发生的事,那都是后话了。

END(不要脸的强行end了!)

 

 

番外

好不容易等到白无忌养好伤顺利出院时,曾经风云变幻的风之大陆也已尘埃落定。本来以为可以好好享受生活了的白无忌竖着进了一趟宫,躺着回来的,然后当晚就气冲冲地叫侍卫甲收拾行李跟他滚去魔界。

侍卫甲求之不得,毕竟魔界长得像人的都不多,更别提美女了,主人重操旧业的机会肯定会小很多。事实证明侍卫甲所料不错,到魔界以后白无忌的确天天哀叹魔族美女少,再也没出去猎艳过了。然后不知道是不是没法出去乱搞憋的,侍卫甲发现主人开始变本加厉地调戏自己,而且特别喜欢开他在魏素勇面前的“表白”的玩笑。

终于有一天,白无忌撩汉过头自食其果,被已经是强天位的侍卫甲压在地上干了个爽。事后白无忌冷笑说你他妈技术这么差就不要在上边呆着了赶紧滚下去让专业的来,侍卫甲表示怎么能让主人受累呢你还是躺着享受吧,白无忌怒曰老子屁股都开花了还享受个屁啊!侍卫甲委屈地表示自己会努力让主人爽到的……于是以提高技术为由又干了个爽(。)

从此魔界的财务大臣和他的贴身侍卫过上了性♂福快乐的生活。

番外 End

(喂什么烂尾结局啊!)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