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约翰x白起】探索阿起大哥背后的故事(一)

1、哇这个题目起的简直槽点满满OTZ不要在意细节啦我想了半个小时呢!

2、算是前面写的那个约翰风之大陆游记的正经版(???)

3、其实阿里我只看了风姿客串出场的部分所以BUG多得数不清,还是一句老话,不要在意细节!

4、简直是行云流水的流水账!

5、谁有阿里的清水版啊求分享!



       我叫约翰法雷尔,黄土大陆第一淫贼,人渣界的无冕之王。我生命中发生过的好事不多,若要说最幸运的,大概就是有阿起那样一个挚友吧。

       阿起有多强我不知道,但秒杀我是肯定的,尽管他身体一度弱到说话的气息大一点就站立不稳的地步。我还记得跟他的第一次会面,那时的他面容苍白,瘦弱矮小,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仿若杀神的气势,一出手就辣手摧驴,血腥手段镇压全场,差点没把当时的我吓出尿来。

       后来我才知道看起来生人勿进的阿起其实是很好相处的,当然前提是要没脸没皮不怕他的毒舌杀……最重要的还是得有一个跟他有PY交易的亲爹。

       如果成为阿起的敌人会非常可怕,那家伙智商高得出奇,后手多得离谱,跟他交手好像永远占不到上风,与他的脑子相比,就连他深不可测的武功都显得不那么可怕了,这还不加上他魔法免疫、百毒不侵的开挂体质……不过,如果阿起是友方的话,那所带来的安全感真不是一点两点,这个我深有体会。如果没有他在贤者之证里不计年月的灌输和训练,我可能八百年前就被玩死在黑龙王手里了,根本没有可能享受现在的性福生活。

       和阿起在贤者之证里的相处枯燥而漫长,我的记忆里只有无限的俯卧撑、仰卧起坐和秒杀秒杀再秒杀,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画面——黑发瘦小的少年戴着遮住半边脸的墨镜,叼着一杯柠檬汁躺椅子上看我,薄唇一张一合吐出的不知道是嘲讽还是挖苦——这副画面我一直记到现在,不出所料应该还会继续记下去。

       有时候我在想,其实阿起不光光只是我唯一的挚友,说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是可以的。我在贤者手环里不知道跟他相处了多久,但至少有五十年,我想我应该没有更多的五十年跟一个其他什么人朝夕不离的相处下去了。

       我对阿起的了解不算多,那家伙心防高得吓人,我一开始只知道他有一双关系很好的弟妹,和一个离家多年的父亲。当然后来我知道了他父亲就是某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恐bu分子,这他妈就很尴尬了,我怀疑他妈是不是给白拉登戴了绿帽,那个狗奸商怎么可能会有阿起这么厚道的儿子?还有后面接触的白三小姐——阿起提及不多,但能感受得到他非常疼爱的小妹——肯定也不是白拉登亲生的,因为白三小姐跟阿起一样讲究有来有往,不像白拉登专做损人利己的生意,这一点据阿起所说他们白家三兄妹中好像只有同为奸商的二弟白无忌继承了父亲的“优良品质”(去他妈的优良)。不过如果单从“专注坑人一百年”这一点来看的话,阿起和白三小姐倒的确像是白拉登亲生的没错……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说多了都是泪。

       不过,阿起的心防虽然不低,但再怎么高的心防,在以年为单位的朝夕相处中也得一点一点被磨下去。在他训练我的那段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时光里,也会有那么一两次,在我累得爬都爬不起来之时,我那唯一的挚友如常捧着他那杯喝了百八十年的柠檬汁,眼睛却不知落到了海那边的哪个地方。那时他会极少极少的讲他的家人,浪荡成性的弟弟、聪明绝顶的妹妹,再偶尔带过一下爱吃香蕉的猴子妹夫。而每次提到他的母亲,他只会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说:“妈妈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讲道理我是不信的,白拉登的老婆能温柔到哪里去?我看八成是阿起自带滤镜罢了,他妈指不定是个加强版白三小姐呢。当然这一点我是不敢当他面说的,阿起这家伙哪里都好,就是护犊子护得厉害,我怕他一言不合又拉我出去“喂招”……不过我估计他已经看出来了,所以那一天我又是在被秒杀中度过的。

       阿起鲜少提及自己的事,我唯一知道的只有他并不是生下来就像现在这么强——这还是他为了鼓励当时快要崩溃的我才透露的。据他所说,他也有被所有人视为“没有价值的废物”的时候,这让我有点惊讶。据我所知他的体质是在娘胎里就被改造而成的,照理说这种生物改造不是一个小工程,其成品应该还没出生就被当作秘密武器培养才对,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阿起也的确无愧“秘密武器”的名头,这样的存在怎么会有被当成“没有价值的废物”的时候呢?

       可阿起不是一个会卖惨的人,所以他的话应该是真实的。这让我对他的过去产生了兴趣,我很想了解他变强以前的人生,但无论那时候的我怎么激将哀求,他都一句话不肯多说,只抱臂看着我冷笑,说看来训练量还是少了。

       我有点委屈。

       再后来阿起就确确实实的离开了。贤者之证的世界轰然崩塌,我看到他站在一片废墟之中冲我挥手道别,那一瞬间居然不想回到现实世界。他挤兑我不会是在这个遗忘了时间的世界里龟缩太久变怂了吧,一向输拳输腿不输嘴的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毕竟总不可能说老子是舍不得你吧?

       我其实知道阿起是死了,从在霸者之证里第一眼见到他就有这个预感,只是一厢情愿的觉得他能力那么强应该没有人能杀得了他。后来从白拉登那里我也听说了,他的确不是被谁杀死的,而是用自己的死布了一个局,狠狠阴了那边的大魔神王一道,阴得敌人痛彻心扉,后悔莫及,果真是十分符合他的风格的死法。

       说起大魔神王,我就想起了阿起得知不死树的秘密那天的情景。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强大如他束手无策的样子。但那时的我沉浸在自己的烦恼里,对于一夜间虚弱到弱不禁风程度的他除了惊讶并没有更多想法。而我现在每每回想起来,却始终难以释怀,我很想知道多么强大的敌人能把他逼到那个程度,说白了,我渴望了解他。

       所以在白拉登邀请我赴风之大陆一游时,我没有怎么犹豫就答应了。至于他绑架并且威胁我要是不去就把我剁碎了喂鱼这种事……我以我的人格向天国的阿起担保!那绝对不是主要原因!

       白拉登还算有点良心,答应我可以带一个家属同往。照理说每次出门我必带阿雪,这次本来也不例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次踏上的是阿起的故乡,可以在旅途中探寻到他的过往……我就突然谁也不想带了。所以最后我选择了孤身上路,吓掉了海商王船上一众白家人的下巴,只有白拉登笑得意味深长……所以说我很烦他就是这一点,他妈的总觉得老子在他面前无所遁形,跟阿起一个鸟样。

      TBC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