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陆云樵x西门朱玉】相性一百问(1~20)

废材如我果然还是写这种东西最顺手……OTZ


第一题,请问二位的名字是?
西:让我想想,北方英雄、南宫英俊、西门朱玉、东方恋……哈哈哈,伤脑筋啊,答案好像太多了~
陆:大名陆云樵,算上化名的话还有一个路飞扬。
西:喂老友,后面那个化名是你自己取的吗?如果是的话你这品味也太差了吧,我三岁的时候就不会起这么平平无奇的名字了。
陆:(怒)你以为你那堆复姓就超凡脱俗到哪里去啊!


第二题,请问二位的年龄是?
西:(笑嘻嘻)永远的二十三岁。
陆:(垮下脸)我是奔四的老男人了。
西:老友啊,你说冲你这足够当我叔的年龄……算不算是老牛吃嫩草呢?
陆:(面不改色)算是吧,所以你不如叫声陆叔叔来听听?
西:(抚掌)好提议!难得老友你有如此情趣,不如我今晚就叫给你听?哈哈哈,别说陆叔叔了,只要你不怕软,到时候让我叫你陆爷爷都没问题啊!
陆:(想象了一下,打了个寒颤)不,还是饶了我吧……说不定真的会软。


第三题,二位的性别是?
西:(皱眉)真是苦恼,我在地府的时候,已经有不在少数的新死鬼来问过我这个问题了。
陆:(表情微妙)这个啊……因为你那套天绝剑式除了你以外没有男人能不遭反噬的使出的原因,江湖上的确流传过很长一段时间“西门大淫贼其实是女儿身”的谣言……说来也是拜某位性向成谜的王后所赐,人们好像没有淫贼必须是男人的刻板印象,所以这条谣言的接受度还挺高的。
西:我这才死了十几年,就变成女人了,要是再过个几十年,不会连物种都变了吧?
陆:不用几十年,坊间已经有你母亲其实是吸血鬼的传闻了。
西:……我打包票,这消息是某个经常盗用我的马甲的大贱人传出的。
(远方的东方恋雪打了个喷嚏)


第四题,二位的性格是怎样的?
西:用比较符合我职业的两个字来形容的话大概是……淫贱?
陆:(抚掌)贴切贴切,果然符合天下第一淫贼兼贱人的你的职业定位!其实这个形容词也挺适合现在的我的,自从你死后,大贱人这个名头就落到我头上了,大武他们一口一个陆大贱人喊得开心得不得了,搞得我都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贱了……
西:哇,大武他们这么欺负人?那你今后见到他们就喊武大乌龟和银大备胎好了,反正现在他们也打不过你,谁怕谁啊?
陆:这样好贱哦,不过我喜欢=w=


第五题,对方的性格是?
西:我记得我死的时候老大你明明还是个作风优良正直向上嫖个娼都要做足三天心理准备的大好青年,怎么十六年不见你就变成千射不倒屌帅仙啦?
陆:十六年时间都够你便宜儿子成长为天下第一高手了,在你嘴里怎么好像只过了十六天一样。还有你别夹带私货啊,我什么时候去嫖过娼了?
西:(正经)对对对,老大没有嫖过,正道人士的事能叫嫖吗?老大只是去跟万紫楼的姑娘做亲切友好的交♂流的对吧……喂!嘴上说不过我就用脚踹,好过分啊!
陆:(= =#)你这家伙,死了这么多年了还是满嘴跑马车,踹你都嫌轻了。


第六题,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陆:20年前,慈航静殿山脚下,一家叫做“浮萍居”的茶楼里。
西:(怀念)我记得那时候我俩聊理想聊志愿,相谈甚欢呢。
陆:(凉凉地)后来我才知道,你跟谁都可以相谈甚欢,哪怕对方的刀正架在你的脖子上。
西:(笑)虽然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是唯独跟你相遇那一次,我是真的很开心啊。


第七题,对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
西:(摸下巴)温厚老实,正直纯良……(露出微笑)一看就很好骗。
陆:(= =)当时的我实在太单纯了,看你笑得一脸灿烂,还以为你是什么好人呢。
西:(大笑)所以才说你很好骗嘛!


第八题,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西:(敷衍)都喜欢!(然后一脸期待地盯着陆)
陆:……你突然这么兴奋干嘛?
西:(摊手)无论怎么想这道题都很难回答,所以格外期待你的答案啊。
陆:(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露出一个淫荡的笑容)想了很久,果然还是最喜欢你那可以给樱桃梗打结的口技。
西:……老友你变了,你以前没有这么不要脸的。(沉痛)
陆:你以为是拜谁所赐啊?!


第九题,讨厌对方哪一点?
陆:哈,讨厌的地方多了去了,一点哪里说得完。
西:哪点都不讨厌。
陆:咦?你不讨厌我婆婆妈妈吗?
西:我很享受哦~
陆:喂喂,你这么给我面子,让我还怎么愉快地回答这一题啊?
西:哈哈哈!没关系啦,据我所知后面应该还有好几道题能让你尽情抒发对我的怨言。(拍肩)
陆:……你为什么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


第十题,觉得和对方相性好吗?
陆:(脸微红)至少身体上还不错。
西:……难道是因为我技术太好,才给你造成了这样的错觉?
陆:你什么意思!


第十一题,怎么称呼对方?
陆:西门。有时候也想叫得亲密一点,可是后面那两个字……实在叫不出口啊。
西:老友,老大,少数时候叫云樵。(想起什么,暧昧一笑)嘿,应你的要求,今晚可以尝试一下“陆叔叔”这个称呼哦~
陆:免了!


第十二题,希望被对方怎么称呼?
陆:没有特别希望的,倒是有不希望的,比如“老大”这种,太见外了。
西:说真的,隔壁小陆连“恋雪”那种娘炮名字都叫得出口,你叫叫朱玉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嘛。
陆:说真的,比起朱玉,我还宁愿去隔壁叫恋雪呢。


第十三题,以动物来比喻,对方是?
陆:猫吧,不是说猫有九命吗。
西:喂喂,我明明那么短命,哪里像有九条命的样子啦。
陆:你数数自己生前玩儿命的次数吧,换个人来十九条命都不够死的,能活到十六年前真的是你命够大。
西:这么说起来,当年玩命的次数不比我少多少,现在还活蹦乱跳的你不是命更大?
陆:我可没有你玩得那么惊天动地啊,姗拉朵说给你做一次手术她能减寿三年,换成我的伤她都不屑动刀的= =
西:……怎么看都只是你跟她交情不够的原因吧。


第十四题,如果送礼物给对方,你送?
西:这个问题最标准的答案,当然是把自己送过去啦~
陆:哇,说得好动听,那你倒是送一次啊?
西:我送了你一个更贵重的七宝戒指还不够?做人不能太贪心啊朋友。
陆:你这个奉行“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原则的家伙有资格说别人贪心吗!


第十五题,那你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陆:其实在之前的十六年里,我最想要的就是你来梦里见我一次……(停顿片刻,喃喃自语)有些之前没来得及问出口的问题,我太想要一个答案了……
西:(抓头发)既然如此……那为什么重逢以来你从来没跟我提过?(苦笑)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东西好隐瞒的了,难道还会不老实回答你吗?
陆:(微笑)倒不是因为那个,只是跟你重逢后才发现,能再见你一面就足够了。问题什么的,不过是自己为了掩饰思念所找的借口而已,根本就无足轻重,还管它作什么呢?
西:(笑弯了眼,满足闭嘴)


第十六题,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陆:当然有!最不满就是你的职业规划了,天底下那么多行业,你做什么不好非要去做淫贼?!
西:这个也不是我的本意啊!刚出道的时候本来是想去当海贼的,结果路上遇到一个肥婆……
陆:停。这个版本我已经听腻了,换成你跟虚江子讲的山贼版吧。
西:……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第十七题,您的毛病是?
西:(自嘲)大概是痴心妄想吧。
陆:……我又何尝不是?


第十八题,对方的毛病是?
陆:秘密主义,虽然后来知道那是不得已而为之。
西:空有理想,却没有足够的企图心……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可以是优点哦。


第十九题,对方做什么事会让你不快?
西:很少有这种情况,非要说的话,大概是你和凤婕举止亲密的时候吧。
陆:……什么?!你会因为那种事不高兴?为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西:以你的情商而言,不知道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摊手)


第二十题,你做的什么事会让对方不快?
陆:现在想来,每次我跟凤凰儿准备独处的时候,你就凑过来插科打诨胡说八道……原来这就是你表达不快的方式啊。
西:(笑)对啊,那时候本来是想说你让我不爽了我就让你更不爽来平衡一下,结果你这神经比水管还粗的家伙完全没有意识到我在NTR你,帽子都开始发绿了还一副老好人样子在那里傻笑……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陆:(怒踹一脚)……这种事情你还好意思这么得意的说出来?!
西:喂!大家都是文明人,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好吗!


TBC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