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风姿物语/兰斯洛x白无忌】代价 1~6

1、全灭向注意,角色死亡注意

2、猴子黑化得很厉害

3、脑洞源于风姿传说中的废稿

4、有重口内容,慎入……

5、打斗情节有照搬原著

6、有很多BUG,请不要在意细节

7、标题的CP只是肉体关系(喂

8、其实这是一篇小黄文尽管它目前看起来辣么正经

9、TBC





时间到。



一、

白无忌猛然惊醒。

瞳孔缩小,冷汗涔涔。他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过这样惊惧的表情了。

他刚做了一个梦,噩梦。

一个令他几欲发狂的噩梦。

白无忌从椅背上坐了起来。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的身体有细小幅度的颤抖,这种颤抖在他的手指上有最大程度的体现。几乎算是痉挛了。

抑制不住的恐惧正从他心底涌出,蔓延,最后淹没全身。他甚至在逐渐丧失控制自己躯体的权利。这很不妙,他想,但他无能为力。

上次涌现这种恐惧是什么时候呢?已经不记得了。

只是一个梦而已,白无忌想这样说服自己,但很难。因为随即而来的发自心脏的疼痛彻底打破了他自欺欺人的妄图。

他当然知道这种疼痛意味着什么。

“莉雅……”

白无忌呻吟出声,他的脸已经彻底失去了血色,苍白得可怖。仍在止不住痉挛的五指用一种近乎毁灭的力气抓住胸前的衣衫,试图遏制心头那股令他几欲窒息的刺痛,可丝毫无用。

空出的左手轻挥袍袖,也未见多余的动作,大半个墙壁大小的水镜便浮现在了空中。白无忌心念动间,水镜的另一端已自行寻到了雷因斯稷下白塔、莉雅.苍月的宿处。

浮动的光幕上并没有如以往一样浮现出真实的场景,这一次的水镜里,只有漫无边际的黑暗。

有人设下了结界——这个糟糕的认知让白无忌几乎想要发疯。

“无忌大人,这是今天的财……咦?”

费拉罗推门而入,正准备向自己的上司汇报今天的财政情况,却只觉得面前一阵清风拂过,刚才还在椅子上坐着的白无忌已经没有了影子,只有还未完全消散的水镜残影留在空中,上面是无尽的黑暗。

跟随现任财政大臣近一年的财务秘书费拉罗,忽然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二、

在恶魔岛通道的入口处,白无忌碰上了一袭黑纹龙袍的兰斯洛。

自己这个猴子妹夫的不对劲,白无忌几乎在第一时刻就察觉了出来。兰斯洛现在所带给他的感觉,就和去年在稷下时那个融合了白起的记忆的兰斯洛一模一样,仿佛一切都被他掌握在手中的可怕。

白无忌强迫自己恢复冷静,同时暗自戒备,以提放可能的袭击。虽然他想不出兰斯洛会对自己发动攻击的理由,但联系到小妹生死未卜,兰斯洛却突然在此气场诡异地出现,白无忌就知道这后面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变故。

他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妹夫,倒是对方先打破了沉默。兰斯洛一派与往日猴子作风全然不同的悠然,轻笑道:

“咦,二舅子,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哦。”

“是因为小草吗?”

大概是兰斯洛提起苍月草时的表情太过无所谓,甚至带着近乎赤裸的恶意,白无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杀意和怒火几乎转瞬就涌上了脑海。他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冷冷地,一字一顿问道:

“你对她做了什么?”

“别急嘛二舅子,你一会儿就知道了,”兰斯洛依然笑得大大咧咧,

“我会给你看她的尸体的。”

 

三、

不啻于太天位强者当头一击的言语,立时便轰得白无忌神智恍惚。

勉强算得上幸运的是,一秒以后白无忌就从失神的状态里恢复了过来。然而一秒的时间已经足够太天位的强绝者干很多事了——兰斯洛就在这时发动了攻击。

轰雷赤帝冲瞬间轰出,眨眼就吞噬了白无忌的身影。即使以斋天位武者的修为,要硬接这太天位武者的全力一击,仍然逃不过被轰至渣的命运,更何况白无忌甚至没上天位。然而令人惊异的是,气势磅礴的龙形光柱轰出以后,本应该沿直线方向射出数里之远,却全部在接触到白无忌以后陡然消失了。而二人周围数百尺范围的空间也同时发生了异变,许许多多空间裂缝伴随着黑火出现,在正常的时空中切割出一幕幕地狱景象。这些惨烈的景象在裂缝中密集映出,就如同万花镜般神奇而悚目。

电光火石间,白无忌已经同时发动了蛊冥恸哭破、舫穗之舟、星辰之门、因果转轮和逆行时舟,并且将五极天式合而为一,成功使出了大梵炼狱刀。

轰雷赤帝冲威力强绝,但在这形如五大黑暗神明之力合一的天下第一刀面前,仍然难有更多的作为。

 

四、

见到这曾经令胤禛吃了大亏的大招,兰斯洛的眼里却不见惊惧,嘴角依然挂着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而支撑他的信心的,正是身边不断吸噬着自己的护身光罩的空间裂缝。

五极天式合而为一的威力的确非常强大,但很遗憾,那并不是大梵炼狱刀真正的用法。

而他之前用言语激出白无忌破绽,抢先攻出的一招,也正是为了造成这个局面。面对太天位高手轰到面前的全力一击,白无忌没有时间引发神明共鸣,不想直接被轰成渣的话就只有发动不完全的大梵炼狱刀。可五极天式每一式都耗能极大,想要五式合一谈何容易?即便能够做到,本身又还剩多少力量施展魔法结界呢?没有强力的魔法结界就试图引发神明共鸣的人,跟待宰羔羊又有什么区别。

兰斯洛相信以白无忌的理智,断不会重蹈他妹妹的覆辙。所以,现在的他只用面对同是太天位级数的不完全版大梵炼狱刀就好了。

但即便如此,自己这个二舅子依然不容小觑。兰斯洛看着白无忌眼中令他见了都震颤不已的恨意,心知等会儿生死相搏起来,就算能干掉白无忌,自己也势必要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甚至被拉着同归于尽也说不定。

——不过幸好,自己手上还有一张足以决定胜负的底牌。

嘴角骤然扬起一个恶意至极的弧度,兰斯洛举起风华刀直指白无忌,扬声笑道:

“二舅子好功夫啊!不过,只因为一句话就失态至此,未免有失风度吧?不如我俩先坐下来喝杯茶,好好聊聊你宝贝妹妹的死状再……”

话没能说完,饱含着十二万分恨意的空间之刃就已轰到眼前,兰斯洛的护身气罩在这强大的时空力量面前如纸糊般不堪一击,说破就破,破碎的东西还不止是包含着完美体力量的光罩,当空间之刃顺势而落,就连兰斯洛不及闪避的左手都被无声无息地分解了个干净。

这凶绝天下的大梵炼狱刀果然如想象中一般厉害,不过,既然这个局面是自己一手促成的,自然也有对付的方法。

兰斯洛催起太天位力量,被斩掉的手臂迅速复原了,完美体的护罩也重新罩上了他的周身,暂时将那些空间之刃挡住片刻。同时,他以手指天,半空中的天地元气剧烈滚动,瞬间凝聚成了一个大火球,然后那个太阳般热烈的火球陡然向着他砸下。当熊熊火焰沾身,兰斯洛肉体赫然发生异化,在强光中化成了一个火人。

这招正是之前胤禛拿来应付同样的困境时使用的招数,魔龙皇拳第三招·魔龙幻化!

 

五、

兰斯洛看到了白无忌嘴边的冷笑。

他当然知道对方为何要笑。与自己一样,二舅子显然也把那场稷下之战研究过很多遍,所以他很清楚接下来剧情的发展,想必正在心里骂自己蠢货吧。

而一切似乎正如白无忌所料,彻底能量化后的兰斯洛虽然无惧空间之刃贯体,却被各处空间裂缝吸噬着周身火焰,血肉精气一寸寸在丧失。为了解除困境,兰斯洛也做出了跟之前某个大魔神王一样的选择,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所指之处暴射出两团强光,强光隐约凝聚成人形,像是他本人一分为三了般。在两团强光出现的刹那,地面和天上也同时形成了强烈电流和巨大漏斗漩涡,正是轰雷赤帝冲和天魔大灭绝的前兆。

强光甫一推出,便立刻改变方向回击自身。当轰雷赤帝冲和天魔大灭绝形成的分身回冲体内,兰斯洛的力量陡然暴涨,攀升至肉体的巅峰。与此同时,周遭被切割得四分五裂的空间内赫然爆发出强光,深蓝色的魔气瞬间将范围内的黑色火焰冻结成冰。耀眼蓝光如同魔神的判决,冷澈无情地普照大地。

以武入法道,深蓝的判决!

传说中魔族至绝的杀招,由已经晋升太天位的兰斯洛使来,并不比曾经的胤禛逊色分毫。

璀璨的蓝色强光迅速吞噬掉黑暗,连带空间裂缝一起,也在星星蓝光中被遮盖。白无忌微皱眉头,感受到背后借力的五大暗黑神明在深蓝魔王的神格压迫下已经有了撤退的冲动。不过,他并不感到意外,一切事情发展到现在还是按着之前稷下的剧本来的,在他关于那场战役的记忆中,这式传说中的杀招在与小草发出的全力一击相持中,就因为不明原因自己崩溃了。如果没有意外,兰斯洛使出的深蓝判决应该也不会坚持太久。

所以他深吸一口气,猛然鼓起最后的余力,将吸纳的黑暗力量一起击出,化为一道最亮的空间之刃,硬撼深蓝的判决。

两股极限之力对撞,产生的沉重压力使得白无忌肉体几乎承受不住,直往外冒血。但凭着超强的意志,他硬是扛了下来,并且成功支撑到了对方的深蓝判决有了溃败的迹象。

但兰斯洛却在此刻笑了。

白无忌脑中陡然警铃大作,他还来不及反应,就因为相持时力量的胶着,被强行灌入了一段记忆。

赤裸的、遍布伤痕的胴体,合不上的、犹带恐惧的眼睛……还有那张,他无比熟悉、却没有一丝生机的脸。

这本是他视之如生命,捧在手心上疼了二十年的小妹。

他深爱了两辈子的前世恋人。

 

六、

白无忌猛地呕出一口血。

他的大梵炼狱刀破绽大露,兰斯洛见状一喜,本欲直接将深蓝判决压过去,压垮对方的空间之刃。但白无忌周围却奇光流动,之前一度快要消失的黑暗冥气,又凝聚了回来。

兰斯洛暗中叫遭,这是引发共鸣了。

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好办,自己的深蓝判决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对方引发的共鸣虽然只是五大暗黑神明,神格不如深蓝魔王,力量却是实打实的太天位,对冲之下,自己估计要吃大亏。而以现在双方相持的状况来看,趁对方没有魔法结界去给予他致命一击似乎也不太现实。

白无忌背后的冥气加速流动,形成了五大暗黑神明的形象,并且没有继续往上升格的趋势。兰斯洛相信不是自己这个二舅子的资质不够,亦或者是恨意不够,而是他尚存理智,知道无意义的往上升,只会留下更多破绽给自己。

正常来讲,确实是如此没错。可兰斯洛手上一个白无忌不知道的底牌,让他此举成了最大的败笔。

一直表现得游刃有余的男人嘴角微笑不减,一手却从怀里掏出一把纸扇,打向了避无可避的白无忌。外表看起来十分平凡的纸扇,除了上书的“世界征服”四个大字,并没有其他特殊的地方,但是不代表他没有杀伤力。当纸扇触及白无忌以后,突然就冒出强烈的光,然后似有术法发动,本来已经具象化的五大暗黑神明在这阵强光以后,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像重来没有来过一样。

魔力耗空又没有神明借力的白无忌直接被打飞了出去,要不是深蓝判决正好在此刻崩溃,他大概就在蓝光里直接化成粉末了。

如果他能预料到后来发生的事,也许他宁愿在此刻化为粉末也说不定。

兰斯洛收招,落到了透支太过直接陷入昏迷的白无忌面前,一直上扬的嘴角终于放了下来,恢复成了面无表情的弧度。他凝视着自己这个二舅子俊美如铸的脸,原本黑亮的眼睛里猛然掠过一道挣扎和痛苦的光,但这道光如同烟花一般,亮了一瞬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疯狂和扭曲。

他蹲下身去,伸手钳制住白无忌的下巴,将对方侧在一边的头扭向自己,然后说不出阴狠地自言自语道:

“二舅子,我可真是幸运,居然让你活了下来。”

“只要一想到能够让你体验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我就兴奋得能够吃下十八根香蕉呢。”

昏迷的人并没有回应他,但男人并不在意。他只是又露出了先前令人反感的微笑,吹着不知名的口哨,将白无忌扛在了肩上像扛着战利品一样,一路向东,飞回了稷下城。

TBC

评论(18)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