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戚孙】昨天今天明天

多年前的恶搞之作,修改过后,搬运一发。


王小石:各位朋友,晚上好。各位现在看到的是我们京华说事的特别节目。这个节目的特别之处啊,就在于我们请到了两位特殊的嘉宾。他们两位是来自金风细雨楼和大口孙家的一对著名好基友,现在就让我们用掌声有请二位嘉宾!
(乐队奏乐,台下掌声稀落)
王小石:戚大哥你好~好久不见,你坐~
戚少商:恩。
王小石:大嫂……(孙青霞掀琴布)啊不是,欠哥儿,你也坐!
孙青霞:咳。(收琴入座)
戚少商:(斜眼)你说你上小石头的节目带那危险玩意儿干啥来呢~
孙青霞:(拍琴)居家旅行必备防狼利器,咋地你有意见?
戚少商:没,保险栓上了么。
孙青霞:试试?(摸琴弦)
王小石:(冷汗)得,两位大哥别激动,别激动行不?你看这么多观众在这儿呢,误伤群众多不好不是?这样,咱们先开始话题好吗,有了话题就淡定了。
戚少商:对。
王小石:今天的话题是“昨天、今天、明天”,来,戚大哥先说吧。
戚少商:(站起)昨天,一个人寂寞;今天,来上节目;明天,回去继续寂寞。谢谢。
(乐队奏乐,台下嘘声四起)
戚少商:挺简单。
王小石:不是,戚大哥我不是让你说这个昨天,我是让你往前说。
孙青霞:前天?前天他和六分半打了场群架,谢谢。
王小石:两位大哥呀,我说的这个昨天今天明天啊,它不是昨天今天明天,
戚少商:是后天?
王小石:(无奈)也不是后天,
孙青霞:那是哪一天呐?
王小石:不是哪一天,我说的这个意思就是说咱这个回忆一下过去,再评说一下现在,再展望一下未来。(边说话,边做手势)哎,听明白了吗?
(戚孙恍然大悟笑)
戚少商:啊~那是过去现在和将来。
孙青霞:那也不是昨天今天和明天。
戚少商;是,你问这有点毛病。
孙青霞:对,没有这么问的。
(戚少商笑,孙青霞也笑,两人对视一笑)
王小石:(无奈)我还弄错了我还。那谁先说啊?
戚少商:我说吧。啊,我有准备。(从怀里掏出一张纸)
王小石:(很惊讶)啊,准备好啦?
(戚少商展开纸,王小石侧过身去看)
戚少商:金风细雨吹满地,咱楼弟兄真争气;齐心打击恶势力,六分半堂不咋地。谢谢!
(乐队奏乐,雷动天带头扔鸡蛋)
王小石:(真诚)这诗写得还不错。
(戚少商志得意满坐下)
孙青霞:该我了。
王小石:大嫂……啊不欠哥儿也准备啦?
孙青霞:不,现编的。我接着说吧。
(戚少商举起写诗的薄纸,扭头。)
王小石:戚大哥你咋啦?
戚少商:挡脸。
孙青霞:(狠瞪戚一眼,清嗓)恩哼!金风细雨一入门,神州子弟没精神;小甜水巷挺闹心,官匪私通欺负人。谢谢!
(乐队奏乐,台下掌声雷动。除风雨楼众和六扇门众外各大门派群众纷纷表示说到心坎上了)
戚少商:你啥玩意儿呢,这不拆我台么!
孙青霞:就拆你台咋地!谁让你们风吹雨打楼搁小甜水巷整治风气,还不许人留宿过夜,还给人留活路不!
戚少商:你说你这不是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么!我搁家就告诉过你我说小甜水巷那事儿是衙门那群城管在搞风气运动、我们风雨楼只是做个面子工作没当真贯彻执行,不然什么李师师孙三四早下岗回家抱孩子去了,你咋就不听我说话呢? 况且你又不在小甜水巷过夜你闹心个啥玩意儿啊?
孙青霞:哼,就你有理!
王小石:诶,两位大哥呀,咱今天不谈这些闹心事行不,说点积极的事吧。
戚少商:对,就是要讲些积极的事。
孙青霞:那你说呗。
王小石:那戚大哥说,说说大好形势。
(戚少商又掏出一张纸,起身向前迈出两步)
戚少商:各位领导,同志们...
王小石:要做报告啊?
戚少商:(看着王)这么说不行么?
王小石:哎,行,你说吧。
戚少商:(略停顿)大家好,金风细雨不得了,苏白才下台,王三被赶跑。(苏梦枕白愁飞阴脸,王小石尴尬挠头)
楼里风调雨顺,全靠龙首领导。(金风细雨楼众一片嘘声)
围殴关七很爽,忽悠皇帝正好。(天空中传来一丝轰鸣,赵佶茫然四顾不知所以)
尤其敲诈雷纯,更是面面俱到。(雷纯淡定微笑磨指甲,狄飞惊送上一记眼刀)
朝中比较乱套,成天勾心斗角。
今天小花闲置,明天蔡京被炒。(菜花二人相视一笑)
奸贼还没批斗,徽钦又被掳跑。(各种怒目而视)
纵观京华武林,风景这边独好。(说完一个大挥手)谢谢!(忽然摔倒在地)
(乐队奏乐)
王小石:哎哟!戚大哥,摔着了吧,快起来,你咋啦?
戚少商:(咬牙)好大一股杀气。我讲得很差?
孙青霞:没事儿,挺成功。
戚少商:有挺好?
孙青霞:有,再好一点那杀气能直接把你一剑封喉咯。
王小石:两位大哥啊,这个谈话节目呢,它实际上就是说话。就是聊天,就是唠嗑。所以别激动,啊。还有二位大哥,我冒昧问一句啊,你们就没看过我们这节目吧?
孙青霞:看过,俺们那疙瘩都看。小石头主持的能不看么。
戚少商:对,楼里的兄弟可喜欢你主持这节目了。
王小石:(欣喜)真的啊?
戚少商:可不?都夸你呢,说你节目主持的可有特点了,看了跟没看似的。
(乐队奏乐,苏梦枕袖中红光一闪,白愁飞手指微动)
戚少商:不是,没看跟看了似的……
王小石:……这三楼主算是白当了。
戚少商:还说你——
王小石:(郁闷)别说了。啊,停。
戚少商:啊,不说了?
王小石:咱还是说你二位吧。我现在呢我把问题提细一点,你们啥时候定情的啊?
戚少商:我们相约在月下。
孙青霞:大约在青楼。
王小石:得,这好不容易不念诗又改唱歌了。那当时谈恋爱的时候是谁追的谁呀?
戚少商:(得瑟)其实小石头你应该有这种眼力,当时——我用现在话说,纯爷们儿!他追的我。
孙青霞:你咋不实话实说呢?你让大伙瞧瞧你那肤白胜雪吹弹可破的老脸,整个跟一十八岁女郎似的你还爷们啊?
戚少商:咋说话的呢?
孙青霞:怎地?
戚少商:这叫十八岁女郎啊?这是正宗的月光女神!
(乐队奏乐,台下口哨声一片)
王小石:(苦笑)还不如十八岁女郎呢。
孙青霞:(扬眉)我年轻的时候那绝对不是吹,剑眉星目一米九,谁见了我都乐意瞅,大口孙家那些个少男少女,瞅我一眼就鸡血大吼。
戚少商:哼,拉倒吧,你孙家一群人型荡克,见谁都咆哮。
王小石:戚大哥这么说不对,小欠哥现在瞅着不也挺爷们的么。
孙青霞:现在不行了,现在是皮肤也好了,手也变小了,人越来越美了,朝天剑抗肩上色狼也不跑了。
戚少商:哈哈哈,这词儿整的。
王小石:诶,那色狼还真是色胆包天了还。那个大嫂大哥呀,我一个一个问得了,先问大嫂吧
孙青霞:别叫我大嫂,你问吧。
王小石:大嫂……好吧欠哥儿啊,戚大哥他当年是怎么追你来着?
孙青霞:他就是~~~早上找我说说话,下午邀我打群架,晚上逛会甜水巷,入夜直接滚床上……哦对了,还总喜欢送我情花。
王小石:(惊悚)啥?情花?
戚少商:别瞎说,我记得我送牡丹花,送青霞花,还给你送了朵野生的大红花,我啥时候送过你情花了?那玩意有毒呢哪能随便送呢!
孙青霞:啥理解能力,情花啥玩意你都没弄懂呢在这儿乱嚷嚷啥啊乱嚷嚷,咋这么没文化捏。
戚少商:啥呀?
孙青霞:情花就是无情栽的鲜花!
戚少商:(恍然大悟)噢!
(乐队奏乐,无情:我可不记得我在经营花店生意……)
戚少商:送过,天天送。
王小石:(擦汗)我今天第一次听说情花是这么回事……大哥啊,老借花献佛可不行,人家谈恋爱的时候都送自己亲手做的东西来表明心意呢,你想想有没有?
戚少商:呵呵,他这事儿还有点历史,你说吧这事。
孙青霞:我说吧。
王小石:欠哥儿说。
孙青霞:我原来不是轰了他一条假胳膊么,俺俩后来搞对象那会儿吧,我就寻思着再帮他做一个。可外面铁铺没那精细材料,正巧铁二哥要去山东办案,我就托他帮我去神枪会捡了些子弹壳回来,然后跟着大捕头学做假肢,结果眼瞅这差两钉了让娘家几个老不死找上门来了,不但强行轰了假肢,还硬把我告到了六扇门。那会儿不是有个罪名叫——
王小石:挖封建主义墙角!
孙青霞:对,给我定的罪名就叫捡封建主义子弹!
(乐队奏乐)
王小石:这罪过不轻啊。
孙青霞:那是铁二哥心眼实!你说你捡子弹就捡了吧,你还非给人留下几钱碎银子,生怕别人看不到是不?
(铁手挠头苦笑)
王小石:哎呀,虽然没有什么像样的定情物,但是你看大哥大嫂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啊,过的挺好,我觉得就这个一如既往的劲啊,就值得我们学习,是我们学习的榜样。(翘起大拇指)
戚少商:呵呵,别向我们学习。俺两感情出现过危机。
王小石:啊,以前?
戚少商:现在。
王小石:怎么回事?
戚少商:这观念设备现代化以后,我们俩到秦淮河畔迎春轩旁搞了套商品房。这房有了屋多了忽然跟我提出要分居,说搁一屋谁妨碍他研究开发第五代腾腾腾。完事儿呢说这个感情这东西是距离产生美,结果我这一上楼距离拉开了,美没了!原来滚个床单顶多拿痴错调调情,现在上道具直接AK47,还是加强版!
(乐队奏乐,台下观众表示各种同情)
孙青霞:你咋不实话实说呢?我为啥跟你闹分居啊?
戚少商:你心眼小。
孙青霞:你一天到晚瞅都不瞅我一眼,天天闹点事跑人神侯府去求罚款,不就等着盼着见大捕头么,我不说你拉倒吧!
(杨无邪对孙鱼:去把那个管财务的家伙撤了。)
戚少商:说那啥用啊,那铁二捕头一出来办案你魂儿不也跟着飞了么。
孙青霞:铁手咋地,铁手就是我的心中偶像。
戚少商:那无情就是我梦中情人,爱咋咋地!
(乐队奏乐)
(孙青霞起身欲走,王小石上前拦住)
王小石:戚大哥,您这不对。
孙青霞:不拍了。
王小石:别!
孙青霞:不当个人呢,你说这玩意儿干啥?
王小石:都少说两句,啊。
戚少商:错了,行不?
孙青霞:石头,这轱辘掐了,别播啊。
王小石:这轱辘掐了,别播。
(招呼二人回到坐位)
孙青霞:没文化呢。
王小石:行了,二位大哥都这么多年了,风风雨雨过来了,就为了两墙头,我觉得不值。
戚少商:可不是咋的,后来更过了,这家伙把楼里兄弟还有神侯府四大外援小甜水巷妇女代表六分半堂公证人全找来开会,要弹劾我。
王小石:这事闹大了。
戚少商:后来经过众人的举手表决,大家一致认为我——
王小石;你是对的。
戚少商:给人赔礼道歉。
王小石:赔礼道歉这段呀,一定要让欠哥儿讲,你一定记得那天怎么回事儿!
孙青霞:去,我跟石头说。(推戚)
戚少商:说就说呗。
孙青霞:有一天晚上,咣咣凿我房门,我一开门就见一倩女幽魂杵在我门前,鬼火似的两眼直勾盯着我,非要给我朗诵诗歌。
(台下起哄)
戚少商:别说了。
孙青霞:啊,小欠,少商向你道歉,来到你门前,请你睁开眼,看我多可怜,今日的你我能否重复昨日的风流,我这抹寂寞月光是否还能照亮你的臭沟渠。
(台下哄笑)
王小石:(抹汗)那结果呢?
戚少商:(远目)金戈铁马了。
(乐队奏乐)
王小石:你看啊,咱们今天一直没离开打架这回事儿,我觉得这个话题太暴力。下面咱们换个话题,畅想下美好的明天!
孙青霞:那我先呗。
王小石:你先!
孙青霞:我都想好了。我是生在刀光里,长在剑影下,走在子弹中,准备核爆炸。想过去,看今朝,我此起彼伏。于是乎我冒出个想法。
王小石:什么想法?
孙青霞:我想写本书。
戚少商:哎呀,打住。拉倒吧,人衙门现在扫黄高峰期呢,你纵剑淫魔出版的书还没打上N18标签呢就得被收缴啰。
孙青霞:瞧瞧,啥思想,啥觉悟,纵剑淫魔咋啦,纵剑淫魔就只能N18啦?!
王小石:就是,大嫂可是高级知识分子,淫魔中的佼佼者。大嫂接着说。
孙青霞:那是,人大捕头不是出了本书叫《慢慢站起来》么,我这本书就叫《乖乖躺下去》!
戚少商:哎哟,这得21禁咯!
孙青霞:又想歪了不是?我搞个腾腾腾结构性能简介书你都能歪到21禁上去,黄暴第一人非你戚楼主莫属。
戚少商:还不得怪你取这么招人误解的名字,正常书能叫乖乖躺下去么?
孙青霞:我腾腾腾一扫你不躺下我跟你急!
王小石:越说越不对劲了。大嫂你慢慢构思,慢慢写这本书。大哥要不你说,你现在最想干啥?
戚少商:我觉得我们俩现在生活稳定了,年龄更大了,过去论天过现在就得论秒了。下周我准备和他南下,逛逛花街唱唱信天游啥的,顺便到各家拜访拜访。
孙青霞:主要是去美容,老字号又出新品了。
戚少商:恩,做做拉皮。
孙青霞:打打羊胎素。
王小石:……你二位要是还要去打羊胎素,我等恐怕只得去吃胎盘了。其实我听得出来,大哥大嫂呀是想永远年轻。那就让我们一起,祝二位大哥永葆青春,永远幸福!
(乐队奏乐,台下鸡蛋板砖横飞)
王小石:在我们这次节目结束的时候,按照惯例,我们要请每一位嘉宾用一句发自肺腑的话来总结内心感受。戚大哥先来?
戚少商:我先?
王小石:恩。
戚少商:发自肺腑的?
王小石:没错。
戚少商:(正直脸对台下)我十分非常想和大捕头约会。
(台下无情面不改色:丑拒。)
孙青霞:(冷笑)拉倒吧,你也不嫌丢人。
王小石:那大嫂你说!
孙青霞:(正色对台下)铁游夏你还记得崩大碗的陈心欠吗?
(台下铁手微笑:爱过。)
戚少商:看看,看看!还说我呢!
王小石:大嫂你这不厚道了……
孙青霞:(斜瞥)那好吧,我换一个。
王小石:(头皮一麻)你说。
孙青霞:(冷眼盯王小石)你刚才叫了我几声大嫂了?
王小石:这…这……(对镜头)感谢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咱们下期实话实说再见。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