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开了个有病的脑洞(上)

鉴于我肯定写不出来全文,所以还是就脑洞的形式先发出来再说吧

下半段卡住了_(:зゝ∠)_

阿里没有看完,约翰的性格崩了不要介意

没错我就是在虐约翰



《约翰·法雷尔异大陆游记》上

白拉登要回风之大陆过年,邀请约翰跟他走一趟。

虽说是邀请,但是给约翰的选项里明显没有拒绝一项。

约翰想了想香香,又想了想白三小姐,最后想了想白起……答应了。

然后和拉登坐着一破木头船乘风破浪来到了风之大陆。

约翰向拉登抱怨,为什么不坐白家的大轮船,拉登说坐小木船逼格高,有绝世高手的风范。

拉登:不过坐过这木船的的确有两个异大陆的绝强者,后来他们都死了,所以这船又被叫作绝代高手的棺材。

约翰:卧槽!我现在跳海还来得及吗?!

拉登:小友你一个靠女人打架的废物,连绝世高手的边都沾不到,你怕什么?

约翰:……哦,我不是高手你总是吧?你不怕?

拉登大笑着打开写着“世界征服”的折扇:我是专门践踏规则的人,我怕什么?




小木船先到了西西科嘉岛,白拉登把约翰踢下船后,吩咐五色旗招待他,自己先走了。

五色旗全部出来围观约翰。

“哇这就是那个通过了大少的魔鬼训练的大淫贼吗?!”

“据说是大少的挚友哦!”

“跟淫贼做挚友,真不愧是大少啊!”

约翰:……白家人的偶像崇拜真是看不懂。

约翰在恶魔岛逛了一圈,没有见到一个女的,就连境界隧道那边偷渡来的魔族生物都是公的。

约翰:妈的,白家这些变态,肯定是群死基佬,说不定还有人兽情结。不行,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谁知道有没有基头十的存在,我可不要屁眼变得绝世无敌大啊!

离开恶魔岛以前约翰在一片海滩上见到了织田香,因为之前从白起那里得知了这个瓷娃娃般美丽的少女的确是真的女孩子,约翰色心顿起,上前勾搭,上下起手……然后在关键时刻,香香当他面变成了冲田总司。

约翰的惨叫响彻恶魔岛额天际。

“阿起说好香香不是人妖的呢你又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的西西科嘉岛也很风平浪静呢。




精神受创的约翰来到了雷因斯王都,稷下。我意王兰斯洛跟西王母度蜜月,哦不,微服私访去了,枫儿跟泉樱都有事在身,全国大小事务全部交由小草打理,把她忙得昏头暗向,并没有精力去管约翰。

约翰去了稷下学宫,听学子们讲了柳一刀的辉煌往事,深表唾弃,然后要了一份受害者名单。

约翰照着名单去“慰问”了一下受害者后,对柳一刀的品味弃之以鼻,他觉得这风之大陆第一淫贼太过生冷不忌,猎物水准参差不齐,比自己差远了。

不久约翰受邀到太研院参观,对于研究院里看不懂的设备他是不太关心啦,但娇小可人的院长大人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

利用客人之便,约翰成功用花言巧语把看起来纯洁无知的少女勾搭到了床上,然后在他想更进一步的时候……被卡布奇诺电了个通透。

“阿猫先生说过,想跟未成年少女睡觉的都不是好人,是淫贼!”

于是黄土大陆第一淫贼约翰法雷尔被愤怒的太研院研究员们赶出了雷因斯。





穿过北门天关,来到艾尔铁诺的玄京,在这片原花家领地上,约翰又开始四处作案。结果有一次对某青楼联盟美貌情报员下手途中,被正好在此处青楼联盟分舵打工还债的枫儿抓个正着。约翰一看,枫儿姿色不知比原来的下手对象美多少,立马色授魂与,转移目标。

约翰蹭过去到处抚摸:大美人,月色这么好,光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呢?不如来试试我胯下这把宝剑的锋利如何……

枫儿不为所动,瞥了一眼他的胯下:你就是约翰法雷尔吧,我听师姐提过你。她说你靠屌为生,叫我下次见到你别把你下面伤到了,省得你跑到她面前哭天喊地坏她心情。所以这次我放你一马,你走吧。

约翰:别啊,大美人在这里,我怎么舍得走呢……等等,你师姐谁?

枫儿:华扁鹊……或者你更习惯叫她华更纱?

约翰:……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打扰了,我马上走。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