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胡燕徒x李慕白】猪肉铺艳事记

看名字就知道不靠谱了……有肉渣,有致敬,短小慎。



在孙武的记忆里,胡叔叔和李叔叔总是在一起的。

尽管一个是杀猪的屠夫,一个是教书先生,似乎怎么看都牵扯不到一起的两个人,却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十几年。

不得不说,两位叔叔的友情真是深厚啊。

每当他这样感慨时,旁边的小殇总是投来一副没救了的目光,让他以为自己是个傻瓜。

“怎么了小殇,我说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嘿嘿嘿,同居十几年,也只有小武你这样的纯情小处男会以为他们只是友情深厚。”

少女最后特意加重语气的四个字让少年有了不好的预感,但他绝大多数的注意力都被前面某个词汇夺走了。

“我才12岁耶,是处男难道很耻辱吗?你,你干嘛一副嘲讽的语气啊!”

我行我素的少女才不管他,换上了纯洁可爱的商业表情,双手举在头顶围成一个环,旋转跳跃着向人流涌动的地方奔去。

“啦啦啦,小武是纯情小处男,小武是纯情小处男~”

“小殇!这种事不要到处说啦!”

少年少女你追我逐的闹剧每天都在上演,梁山伯的居民们早已不以为怪。不过这一次,还是有人因此而松了口气。

“呼,还好,小殇把小武引开了。”

在不远处的猪肉铺底下,一个全身赤裸,肌肉虬结的汉子探出半个头,向少年少女离开的方向张望许久,直到确定两人消失了,才这样庆幸道。

他身处的是一个理应很平凡的猪肉铺。不大的柜台上放着一个砧板,砧板上插着一把菜刀,上方则挂着一排猪肉和内脏,更上面一些,“胡字杀猪铺”的招牌十分黯淡。如果不是因为自身在不住抖动的话,这个猪肉铺确实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

一只苍白劲瘦的臂膀从壮汉身下伸出,搂上了他粗壮的脖子,也将他的头重新带回铺下。几番动作后,本来有片刻平静的猪肉铺又猛烈抖动了起来。

伴随着抖动的,除了暧昧的喘息,还有这样一段对话:

“有什么好慌的?不是你非要在这里做的吗,我还以为你不怕被人发现咧。”

“其他人是没关系,可是让小武看到就太糟糕了。”

“嘿,即使是小武看到了也无所谓吧,哪有男人小时候没看过黄片的?”

“……至少我小时候看的黄片不是我两个叔叔演的啊。”

最后包含无奈的一句话,引起了另一人的哈哈大笑,只是畅快的笑声在中途转变成了一阵压抑的咳嗽,显示出声音主人的身体并不好。

“喂,你今天身体情况不太妙啊,要不就到此为止……”

“别,别啊……咳咳,我还没爽到呢……恩,再快些……太慢了,你没吃饭吗……”

铺底下传来“啧”的一声,然后整个猪肉铺的抖动幅度陡然强了数倍,不加抑制的呻吟也随之响起。

“恩…啊……对,就是这样……啊……好快……呜,太深了……啊啊……用力……”

“娘的,好歹也是有道之士,你就不能矜持点?”

“哈,屁个有道之士,早还俗了……唔……还有,你一个恶德和尚,有什么立场说我?”

闷闷的笑声响起,然后就是一阵黏糊又响亮的亲嘴声传出。

“哪儿来的恶德和尚……现在肏你的是杀猪户老胡,记清楚了。”

粗哑的低语后,是一声哼笑。然后,铺子晃动的激烈程度又上了一个档次。

当然,随着铺子晃动的,除了顶上沾满猪油的招牌外,还有插在砧板上,刻着“民族英雄”四个大字的屠刀。

END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