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陆云樵x西门朱玉】衣冠冢

注意:

1、私设有。

2、文笔渣。无病呻吟。

3、虐。

4、短小。


       少女伤得很重,她腰间有道长长的伤口,流了好多血,几乎把她半身都染红了。但她除了脸色发白,并没有露出痛楚的表情,只有在视线转向身旁的男孩时,眉头才皱了起来。

 

       浑身浴血的少年仰面躺在地上,身上净是大大小小的伤口。他彻底陷入了昏迷,如果不是胸膛微弱的起伏,少女几乎以为他已经死了。

 

       如果短时间内没有人前来救援,少年大概也离死不远了。

 

       少女抬头望了望洞穴外的天空,眼里闪过一丝焦虑。她现在身体状况极差,没法使用法宝发出求救信号,只能仰仗那人的气机感应……

 

       蓦的,她眼睛亮了一下,视线的尽头终于出现了某个身影。那人身形从容,却以绝对不慢的速度向这边靠近,几个转瞬,便出现在了少女面前。

 

       那是个中年男人,独臂,落魄,甫一到场便一掌拍在少年胸前,将雄厚内力源源输入到他的体内,好一阵子后,才勉强算是镇住了少年的伤势。他这才撤手,将目光移到一旁的少女身上。    

 

       “小殇,这一次的恶作剧,有点过了。”

 

       男人开口。不同于不修边幅的外表,他的声音醇和好听,依稀给人一种风姿卓然之感。他此刻表情严肃,往日里贱贱的面具摘下以后,整个人魅力值瞬间提高了好几个档次,俨然换了个人一般。这副面孔要是被昏迷中的少年看到了,肯定会惊得目瞪口呆。

 

       而眼前被叫作“小殇”的少女却并不以为怪,她远比少年知道更多的东西。

 

       “这次是我的失误,我会善后,所以无意义的训斥可以省下了。”小殇语气冰冷,表情奇臭。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正准备多说几句,坐在地上的少女却突然冷笑道:

 

       “比起我的事,你应该对你身后的东西更感兴趣。”

 

       男人一怔,随少女的话语转头看去,赫然在身后的石壁上发现一个突起物。待他看清那物是什么时,男人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那是一柄剑。

 

       大半截剑刃已没入山壁,只有剑柄和部分剑刃露在外头,失去光亮的锋刃锈纹斑驳,灵气尽失,再非旧时模样。但这些都无法阻止男人一眼认出它——男人怎么可能认不出它呢?

 

       那可是由他亲手所赠,西门朱玉持之纵横过了大半个太平军国年代的爱剑——“救赎”啊。

 

       此剑原是他家传之宝,因为他并不使剑,所以一直只是佩戴在腰间,有一次他见西门朱玉的佩剑在战斗中折毁了,一时又找不到趁手的兵器可用,便索性将此剑相赠。他记得西门朱玉当时非常高兴,口口声声嚷着什么“定情信物”,还非要给剑改名为“救赎”。说来也奇怪,“救赎”的用料和工艺虽然不凡,但也只能称作利器,远算不上神兵,照理说应该入不了西门朱玉的法眼。然而见惯了奇珍异宝的他,却对这柄不算出众的“救赎”情有独钟,一直用到了太平天国之乱终结前夕……

 

       但从西门朱玉的身份曝光,他俩彻底决裂那天起,自己就再没见过这柄剑了。

 

       思绪及此,男人的眸色陡然一沉,似乎忆起了什么并不美好的回忆。而他明显不想将回忆进行下去,故而目光一转,将视线移到了剑旁的两行刻字上。没想到他一眼扫完刻字后,却瞳孔猛缩,全身剧震了起来。

 

       ——“游剑天下二十载,今朝梦醒,埋剑江湖。”

 

       石壁上刻写着这样的文字。熟悉的字迹,男人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但没有哪一次,能给他造成这么大的冲击。如果说刚才初见到剑柄的他还只是僵在原地,那此刻的他根本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颤抖如栗了。

 

       不及顾忌自己的情绪已经全然暴露在了身后的少女眼中,男人几乎算是踉跄地行至石壁面前,像去碰什么极易碎的珍宝一般,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要触摸那几个字,然而他的手指还未碰到石壁,就触电般缩了回来,仿佛那行字变成了什么欲择人而噬的野兽。

 

       男人没法解释自己狼狈的行径,他只是觉得,从心底涌起的阵阵悲凉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了。

 

       他不禁想,光是自己现在站在这里,看那人多年前留下的字迹,凄凉和悲意就已经止也止不住,那那人当年刻下这行字时,到底是绝望到了何等程度呢?

 

       他想象不到。

 

       他更无法想象,究竟要怎样的心力交瘁,疲惫不堪,才能让那个为了理想几乎燃尽生命的男人,亲笔写下“梦醒”二字。

 

 

       而石壁上的刻字还没有完,在那行留言的左下方,题字人亦写下了落款。

 

        ——“天下第一不孝不义、厚颜无耻、痴心妄想之人。”

    

       男人死盯着“痴心妄想”四个字,第一次觉得一个词可以如此刺目,刺得他从眼睛一路痛到了心里。

 

       他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那人给自己殚精竭虑、奔波劳碌的一生下的最终评论,竟是这样讽刺的四个字。

 

       也是啊,什么天下太平,什么世界大同,不过是一个没长大的傻子做的一个天真幼稚的梦,可笑的是,却有个更傻的疯子为了让这个梦变成现实,牺牲了他所拥有的一切……这不是痴心妄想是什么?

 

       可是啊,你明明看得比谁都清楚,却为何又要……

 

 

       “啧,刚刚看晕了一个,现在又看傻一个,这上面的字有这么好看吗,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出来?”

 

       小殇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终于将男人从自己的世界中拉了出来。之前一直萦绕在他身上悲伤气息一下被收敛了回去,男人又变成了以往那个玩世不恭的大叔。他伸出大手漫不经心地摸着女孩的脑袋,露出了一个温和而苦涩的笑:

 

      “小殇,其实你看得很清楚,只是……你没法理解罢了。”

 

      “你们这群不知所谓的理想主义者的世界有什么好理解的。我关心的只有一件事,这里究竟是不是西门朱玉的宝藏。”

 

      “嘿,那家伙的宝藏,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简陋的防护措施?”

 

       他摇头,否定了女孩的猜想。然后在对方失望的眼神中,转身握住了石壁上的剑柄,一下拔出——一段影像和声音瞬间涌入他的脑内。不像先前做同样动作的少年那样,只能感受到讯息,却无法接收,他很顺利就接收到了剑主人想传递出的东西,顺理成章得像是这道禁制设出来就是为了让他来打开一样……

 

      “这里不过是,他为自己立下的衣冠冢而已。”

 

END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