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陆云樵x西门朱玉】公主抱

A

从尸体堆中找到西门朱玉时,满脸血污、狼狈不堪的男人正躺在血泊中向他伸出手,眼神明亮清透、笑容灿烂如初:
『老友,我站不起来了,拉兄弟一把。』
一言不发地握住了对方伸出的手,他稍微一用力,西门朱玉便借力站起,然而过重的伤势令站立的姿势无法维持更久,下一秒,脱力的男人便顺势倒在了他的身上。
意识有所反应之前,手已经先一步环住了男人的腰,然后他才想到自己本来的目的,却因为两人亲密的姿势而无法再继续下去。
没有办法,他只能一声叹息,面无表情的面具被打破,换上了无奈懊恼的神情,他低头伏在西门朱玉耳边,狠声道:
『要不是因为你伤得这么重,我绝对,绝对要好好揍你一顿!』
『是我不对,下次不会了。』
『要我帮你数数这句话你说过多少次了吗?』
『……我是重伤患,有什么事请先送我到医院再说吧。』
两人嘴上说着并不温馨的话语,身体却紧密相靠、姿势亲密。陆云樵转头,正好能看见西门朱玉的侧脸,伤重的男人笑意不减,苍白的脸色和被汗水浸湿的鬓发却暴露了他的痛楚与乏力。
再次叹息一声,陆云樵推了推挂在自己身上的人:『起来吧,我扶你回去。』
『没力气了,你背我啦。』
面对这样得寸进尺的家伙,陆云樵的反应是浓眉一竖,表情不善道:『好啊。』
话音未落,闪电动手,反应过来时,西门朱玉已被他打横抱在了怀里。
『呃……有趣,老友你管这种姿势叫做背吗?』
『对啊,我们乡下都这么叫。你有意见的话,自己下去走路好了。』
『不,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伤重的男人伸臂搂上友人脖子,笑弯了眼。


陆云樵打横抱起西门朱玉的身体,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他的眼睛直视着前方,那里是一片血红。一直有血从他的头上流下,流入他的眼眶,将他的整个世界都染成了暗赤色。
西门朱玉躺在他怀里,闭着眼,极疲乏似的。但他一直在说话,虽然声音虚弱极了,但陆云樵此刻的世界万籁寂静,却惟独能听到他一个人的声音。
他说得很慢,很费力。往日里一口气能蹦三句话的他,此刻三口气说不完一句话。但他仍然很细致地告知了陆云樵所有后手,就和以往任何一次离别时一样。
陆云樵一句话也没有说,他甚至没有看他怀里的男人一眼。他的眼睛里只有无尽的血色,这片血色从一刻钟以前,西门朱玉全身血管爆裂,炸出漫天血光开始,就没有消失过。
他就这么行尸走肉般地听着走着,直到西门朱玉像是交代完了一切,突然安静了下来。
陆云樵终于垂下头,看向了他的挚友。西门朱玉此刻也已经睁开了眼,平平静静地望着他,素来笑容灿烂的脸上殊无笑意,只有浓的化不开的眷恋。以及歉疚。
『手套已经烂了,往后没法戴了,你只有自己亲手去做了。』
西门朱玉说这句话时的表情,陆云樵在很多年后,也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仿若隔日。那时青年疏朗的眉目被血沾染,平添凌厉,一双素来狡黠灵动的眼睛,却透露出柔和而脆弱的光。这样直白显露出自己的软弱的神情,之前陆云樵从来没在西门朱玉脸上看到过。在他几乎以为对方要哭出来时,青年却又转而露出了一个他熟悉至极的表情。
灿烂到太阳都为之失色的笑容,散发出了极为鲜活的生命力,这种回光返照似的神采,耀眼得不忍直视。陆云樵不禁猜想。西门朱玉是不是把他所剩不多的生命能量都集中爆发在了这一刻。可一个人要用多少的生命力,才能散发出同样的光和热呢?
这个问题永远得不到回答。陆云樵一生中唯一的挚友,在璀璨人生的最后时刻,向他作了简短的道别。
『挚友,这条路没法陪你走下去了。』
『珍重。』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