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胡燕徒x东方恋雪】蛊毒(肉)

恩……终于炖出一碗肉了=-=虽然又臭又长23333

不要在意设定,ooc什么的_(:зゝ∠)_

啊,好像艹东方啊。



1、

东方恋雪脸色骤变,急忙冲胡燕徒喝到:

“老胡,等等!那个不可以动……”

他话没说完,胡燕徒便已一刀砍了下去。

刀落物毁,机关应声而碎,但事情远没有就此结束。伴随着一道不寻常都破风声,数抹厉芒从四周疾射而出,全部射向了中间的胡燕徒。

那厉芒来势太快,胡燕徒不以速度见长,完全来不及闪避,眼看就要被厉芒全部射中,突然,

一道残影呼啸而来,绕着他刮了一圈。当那道残影停下来时,厉芒已全部消失,只剩下东方恋雪站在他的面前,脸色不豫:

“老胡你是赶着去投胎吗?见到什么都砍,怎么不先往自己头上砍两刀,嫌死得不够快是吧?”他横眉竖目地骂了两句,见胡燕徒一脸不以为然,便转换语气道,“拜托你下次遇事先冷静下来多想想吧,你这个冲动易怒的毛病不改,做兄弟的迟早被你害死啊。”

胡燕徒自知理亏,挠挠头想道歉,又拉不下脸来,只得想法子转移话题。正好他瞥到东方恋雪脚下散落着什么东西,就赶紧俯身查看,只见十数枚银针躺在地上,纤如牛毛。

“这就是刚才射我的玩意儿吗?”

胡燕徒用脚拨弄了一下,啧啧赞道:

“东方你轻功是真好,这么小的暗器都能悉数挡下,的确厉害啊。”

来自胡燕徒的称赞是难得的,东方恋雪笑了起来,笑容中却殊无喜意。

“嘿,说悉数……也不尽然啦。”

他不着痕迹地抚了下左臂,那上面有个极细小的针孔,原本应该立在其上的银针早在刚刺入皮肤时便被闪电拔下了,但附着在针上的东西却已随针流入到了他的体内。东方恋雪明显能感觉到血液内有什么东西在游走,分裂,扩散,却无法阻止。他心里暗叹了一声倒霉。

真悲剧,是蛊虫。

蛊虫作为南荒之地特产,因为生长环境特殊,几乎不曾出现在南荒以外的地方,东方恋雪实在没想到会在北地遇上这种偏门东西。他身上防护装备虽多,到底不能尽善尽全,因此并没有准备专门对付蛊虫的符咒,这多少令他有点懊恼。而更麻烦的是,虽然早在未被蛊针射中以前便已用真气护住了心脉,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那蛊虫细如发丝,短如纤毛,随蛊针入体,一遇血便四散开去,却又并不像一般蛊虫一样汇往心脏,反而通通涌向了下腹。

东方恋雪突然开始觉得全身发热,异样空虚,特别是后边某个地方……接着,一段曾经在魔门机密档案库里看过的记录便浮现在了脑海里,

——南荒有蛊名暖,性淫,喜附着内壁,以男性精华为食。中蛊者有体热发情之象,若未能及时将之喂饱,将持续发情致死。

干。

 

2、

胡燕徒察觉到了东方恋雪的不对劲。自己这个兄弟向来爱逞强,即使受再重的伤,面上也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胡燕徒在发现这一点以后,就养成了刻意去寻找他伪装中的破绽的习惯。因此虽然此刻的东方恋雪仍笑得一脸轻松,却还是被胡燕徒听出了气息中的些微不匀。再仔细观察,他还发现东方恋雪的脸颊泛着微红,这份微红一路染到眼角,胡燕徒甚至注意到青年素来清醒至极的眼神里都带了些许恍惚。

不对劲啊,胡燕徒觉得有点不安,张开嘴正准备探问,东方恋雪却在这时膝盖一软,失了力气一般向前跪去。他见状一惊,连忙起身接住,不料触手竟是一片滚烫。

“喂!东方!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哈…啊……我……我像是没事的样子吗……”东方恋雪趴在胡燕徒肩膀上,呼呼地喘着粗气。“我中毒了……现在全身发热……”

“啊?什么时候中的毒啊,你刚才不是把银针全部挡下了吗!”

东方恋雪没回话,只是在胡燕徒耳边低低地呻吟着,眼神涣散,一副已然有点神志不清了的样子。但他的身体紧贴着胡燕徒,大腿也总是似有意似无心地撩过裆部某处私地,再加上一直打在颈侧敏感处的灼热呼吸,竟生生让这酒肉和尚起了不该起的反应。

胡燕徒很是尴尬,试图拉开一点和对方的距离,但并没有成功,东方恋雪很快就又蹭了上来。他不得不有点懊恼地喊道:

“喂,东方你清醒点,别蹭了……这是什么毒,能不能解,你倒是说清楚啊!”

“解是能解……但是…需要一件东西,比较难弄……”

“是啥?我马上给你取来!”

“就是……”东方恋雪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的精液。”

“你,你——东方臭贼!你他妈又耍我!”

胡燕徒怒发冲冠,将身上的东方恋雪重重贯到墙上。

“呜,所以我才说很难弄到啊……”


http://weibo.com/p/1001603894251783101640



8、

“我上辈子一定欠了你很多钱。”

东方恋雪趴在地上,下了这样的结论。

“我吃过的亏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居然就在你老胡手上栽了两次,”他顿了一下,又笃定道,“你肯定是老天看我不顺眼专门派来克我的。”

“随便你怎么说,”胡燕徒提了提裤子,踢了东方恋雪一脚,“先给老子起来赶路。”

“真是拔屌无情,你把我弄成这样,你都不负责任的吗!”

“负责任?行啊,大不了回到巴吐城我就八抬大轿娶你过门嘛!”

“呃……这个就不用了……不过聘礼什么的倒是可以……”

胡燕徒懒得再跟他瞎扯,提起刀就走。

顺利烦走了同伴,东方恋雪尝试撑起身来,结果腿一软,又趴回到地上。

‘好狼狈啊。’

东方恋雪抓抓头,很无奈的想。

‘幸好没有被其他人看到。’

无论如何,至少这点小小的尊严并不想要丢掉。

东方恋雪转个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地上。

‘难得浮生半日闲,休息片刻再上路吧。’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