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丐策】雨夜还很长

丐帮侧头去看身旁的天策,年轻的军人眉梢带血,轮廓冷硬,带着暖意的火光照到他的脸上,竟是平添了三分凌厉。

比之他手中长枪亦不遑多让的锋芒毕露。 

丐帮的唇角微不可见地撇了一下,便将视线转回到了怀里的酒坛子上。他不想去看男人眼底的狠戾煞气,与之相比,还是怀里的酒更诱人些。

至少能暖胃。

有点倒霉,他没想到自己随意找个破庙窝一晚也能这么不痛快。外面雨声依然淅淅沥沥,庙里漏雨的地方还是滴滴答答没完没了,吵得人心烦意乱。丐帮仰脖子灌了口酒,饿三天换来的烧刀子经喉头烧到心窝,一路寒意尽驱。他畅快地呵出口酒气,觉得胸中烦闷之意似乎去了不少,至少当他再次看向身边那个男人时,已经不如之前那般郁卒。

天策仍在抚摸着手中的银枪,与半个时辰之前的动作别无二致。那枪头本便不易沾血,经他这般反复擦拭,更是通体雪亮,连血腥味都淡了不少,反倒衬得持枪人一身血污,狼狈得紧。

丐帮歪头看着他,天策侧脸的线条硬朗而锋利,已看不出三年前青涩柔和的影子。时光在这个男人身上流淌而过的痕迹十分明显,短短数载光阴已将他原本温润的轮廓磨砺得锋芒毕露,像一柄开锋的枪。

丐帮想起了三年前的某个夜里,也是这般雨声沥沥。他相依相伴了十余年的伙伴喝了半坛子酒,突然对他说,兄弟,我要去从军。那时那人眉如远山,眼神清冽得仿佛在发光,像是世间所有美好的事都在他的眼中,耀眼得无法直视。

而绝非现在这样,只剩下血腥的煞气。

丐帮突然高声嚷道:“你他妈摆出这副鬼样子是专门给老子看的吗?”

TBC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