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植丕】未完待续

黄初六年,雍丘。

那时的雍丘已经开始飘雪了,曹植却也只是多披了件长袍。他站在城门口好长时间都没有动,直到魏帝的车驾出现在视线里,他才迎上去,恭敬礼毕,便拢手等候着步辇中的人下来。

他颇等了一会儿。布帘后面时时传来刻意压低了的咳嗽,让他有点心神不宁。好一阵子后他才听见摩擦声响,抬头,正好看见曹丕掀帘而出。

兄弟二人的对视持续了很短暂的时间,曹植只来得及看清楚兄长的眼睛——像是鬼火一般的燃烧着,点亮了他白如纸的脸,好像那张脸上只有黑漆漆一双眼是带着颜色的,刺目得令人不敢直视。

曹植匆匆低下了头。

子建啊,他听到曹丕喟叹道,不过两年不见,你竟与朕生疏至此。

魏帝轻缓的声调里带着素来自有的一点哀愁和漫不经心,曹植从来分不清他兄长感情色彩极为丰富的言语中到底哪一句是真情哪一句是假意,譬如他此刻同样难以分清曹丕是否真的在为他俩的生疏而惆怅,亦或是他再一次的自作多情。

曹植觉得大概后者的可能性大些,所以他仍旧低着头,什么也没说。

然后他感到一只冰冰凉凉的手拂走了他发梢的飞雪。

子建可还是在怨朕?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