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只要你也是罗森的书迷,我们就是永远的朋友()

恋雪真是太可爱啦!想搞他!


9012年的我,还在为了陆西的爱情深夜落lui。


辣鸡lf真是删过瘾了!


【陆云樵x西门朱玉】排练

*摸鱼


“很好,”西门朱玉道:“既然达成了共识,那咱们现在也算情侣了,你不觉得我们有必要做一些情侣应该做的事吗?”

“为免穿帮,的确需要排练一下。”

陆云樵点头表示赞同,西门朱玉见状眉开眼笑,露出了一副恶作剧即将得手的窃喜模样。陆云樵看他这副德行,还没来得及警铃大作,就已经被人搂住了脖子。西门朱玉贴在他耳边,哑声道:“这可是你说的。”

陆云樵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被压在床上上下其手吃尽豆腐之后,陆云樵总算知道自己那不好的预感从何而来了。

“等,等一下!”他拦住西门朱玉试图探进他腰间的手,面红耳赤道:“只是演戏而已,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没必要,但逗你真的很好玩。)

西门朱玉正色道:“虽然几率很小,但也不是没有需要我们真枪实弹搞起来的可能的,现在如果排练不到位,到时候你一秒暴露你大龄处男的身份岂不糟糕?你见过上床不做爱裹着铺盖纯聊天的基佬吗?”

“不……我不知道,其实我连基佬都没怎么见过……”

“这就叫做未雨绸缪,”西门朱玉挥开陆云樵的手,继续向下探去,“安心啦,又不是要真的鸡奸你,干嘛摆出一副要去炸碉堡的表情?你等会儿只要记得配合我的动作叫几声床就行,不会把你怎样的。”

西门朱玉的安抚好像起了些作用,陆云樵逐渐放弃了挣扎,西门朱玉正准备更进一步,手腕却又被握住了。

“等一下,我还是觉得不对,”陆云樵皱眉道:“为什么是我在下面?”

西门朱玉吃惊道:“朋友,就你那个烂到大武都看不下去的床技,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在下面?”

“正是因为技术差才需要练啊,你技术那么好干脆去参加表演赛好了,还排练什么啊。”陆云樵坚定道,“我不管,反正我要在上面。”

西门朱玉一时无言以对,但他还是坚决不同意:“不行不行,你那个技术要是在上面,我屁股肯定痛死啦!”

“你不是说只是做做样子不进去吗,怎么会屁股痛?你,你不会又是在诳我吧!”

“……”

被戳穿意图,西门朱玉显得有点悻悻,陆云樵乘此机会,一下就翻身把他反压到了床上。见陆云樵这么跃跃欲试,西门朱玉也懒得跟他争了,索性坦然摊开身体,嘻嘻笑道:“好吧,难得老大你对一件事物产生了企图心,那就让你在上又如何?”

他心想,料你这二十年老处男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第二天,胡燕徒瞥过西门朱玉的脖颈,用一种男人都懂的语气下了他的评价:

“好烈的小野猫。”

陆云樵正在喝水,闻言一下岔了气管,咳得天昏地暗。西门朱玉抚过脖子上的吻痕,似笑非笑地扫了完全不敢看他的陆云樵一眼,心想,今后可不能瞧不起处男了。

自家这位处男先生昨天差点没把他吃得骨头都不剩。


【(伪)路飞扬x西门朱玉】情人节十题

拿取了阳春gn的原题目

拖延症晚期患者直到现在才写完QAQ

 

注意:

1.背景是在《东方》故事线结束80年后,转世后的路警官遇见了一直转不了世的死鬼西门,一人一鬼处着处着滚床单了的狗血灵异爱情故事(?)

2.细节非常不严谨

3.第九题拉灯了,具体详情会尽量在下一个情人节以前放出(骗你的)

 

 

1.翘班过节

“咦路老大,下班这么早,陪女朋友过节啊?”

“我陪个鬼啦。”

“呃,不陪就不陪,也不用恶言相向吧。”

“……我真的是陪鬼啦!”

 

2.角色扮演

“你,你这是什么打扮!”

“我这身打扮有何不妥?”鬼提起裙摆,在虚空中优雅地转了个圈,“明明很好看啊。”

“你一个大男人……不,一个大男鬼,穿成这样成何体统,快快给我换掉!”

“哇,真过分!明明是老友你昨晚喝醉酒嚷嚷着要我当你女朋友,我这才连夜扒了十八座荒坟翻出这身裙子的,现在是怎样?酒醒了就开始嫌弃你女朋友带把了吗?呜呜呜你这个挨千刀的负心汉,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奴家真是命苦啊,咿呀呀呀呀——”

鬼以袖掩面,作小女儿状,呜呜咽咽千回百转地啜泣了起来,听得路飞扬直翻白眼。眼看自家恋人戏瘾发作,有继续疯下去的趋势,路警官再顾不得什么不成体统有伤风化,扯着鬼光裸惨白的手腕就往外跑。

女装大佬就女装大佬吧,总比由着他发疯,让约会泡汤的好。况且他也不得不承认,其实自家恋人这身装扮……还蛮好看的。

 

3.九十九朵玫瑰
“呃,老友,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好傻哦。”
“住、住嘴——”路飞扬欲哭无泪地捧着怀里脸盆大的玫瑰花束,深感懊悔。
没有约会经验的他,实在不知道九十九朵玫瑰花聚集在一起,居然是这么大一个麻烦。
“你这家伙,不要光在旁边看笑话,明明是送给你的东西,你自己下来拿啦!”
“我是很想帮你分担没错,”鬼窃笑道,“可是啊,老大你这副蠢样子实在太惹人注目了,好多人都都在向你这边看过来,要是我这时候接过你的花,不仅会吓到阿婆和小朋友,明天还肯定会上报纸头条,你也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吧?”
无法反驳鬼的满嘴鬼话,又舍不得将怀中半个月的工资扔垃圾桶的路警官,只好在路人的瞩目中,继续当个行走的花瓶。

4.看电影
“不好意思,这个位置已经有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差一点就要一屁股坐下去的少女小声道歉,表示影院太黑她看错座位了,然后便继续弯腰向里座寻去。
路飞扬转头看缩在靠椅上一脸晦气的鬼,失笑道:“你还是坐我身上来吧,这样方便点。”
鬼煞有其事地点头:“没错没错,确实是会非常方便,不仅可以闲闲坐着让我自己动,还能顺便看场电影,同时满足生理需求和精神需求,实在是一箭双雕的大好……哎哟!”
话没说完就得了个爆栗,鬼委屈道:“干嘛又打我?”
路飞扬收回拳头:“不要一天到晚乱开黄腔。”

5.买戒指
鬼眼睛瞪得老大:“送我?”
路飞扬脸色发红,摸摸鼻子不作声,递过戒指的手却没有收回。
“老友,你知道在我们那个年代送戒指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啊,我还特意查过,”路飞扬清清嗓子,眼睛望天,“就,不就跟现在差不多吗……也是求婚的意思呗。”
“知道你还送?”鬼怪叫道,“老大你年纪轻轻又一表人才,土是土了点,但怎么说也算是个有为青年,何必如此想不开,要早早跟我这死鬼一起步入人生和爱情的双重坟墓呢?”
话虽如此,这厚颜无耻的东西还是半点不客气地将戒指顺了过来,在空中矜持地转圈圈。
路飞扬早就习惯了它的言行不一,见恋人的亢奋劲过了,便招呼它下来,拿过戒指,为它亲手戴上。
“今后你也是有家室的鬼了,别随便跟人玩倩女幽魂听到没……什么?咒怨?不可以!午夜凶铃也不行!”

6.酒心巧克力
“啊!”
路飞扬拿出巧克力盒时才意识到,鬼魂吃不了东西。
“太可惜了,这个域外牌子的酒心巧克力很好吃呢,我本来是想你们那个年代肯定没这东西,特意买来给你尝鲜的,”他剥开一颗,“如今看来只能便宜我自己了。”
鬼眼中有什么情绪一闪而逝,面上却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着,见路飞扬已经将那巧克力放嘴里 ,便凑近过去,哑声道:“巧克力还有一种吃法,老大你要学吗?”
路飞扬楞楞看着近在咫尺的恋人,觉得这幕情景熟悉到令他心悸,还未有所反应,已经被鬼将舌头伸进了嘴里。
等到他终于回过神来,那鬼已撤开到了数米开外。
“多谢款待。”
鬼装模作样地,餍足地舔了舔唇角,“好甜。”

7.粉红色氢气球
鬼坐在最粉嫩的那束气球上飘啊飘,路飞扬无论怎么示意都不肯下来,无可奈何之下,当了半辈子钢铁直男的路警官只好拉下老脸,在周围情侣异样的目光中买下了那束少女心爆棚的粉色氢气球。
小贩将绳子递给他时笑着问了一句:“买气球送女朋友啊?”
路飞扬瞥了眼气球上那只还是穿着白色长裙,对他笑得见牙不见眼的鬼:
“是啊,送了个好会惹麻烦的‘女朋友’呢。”

8.一起蹦迪
“蹦迪?蹦迪干嘛非要去舞厅,回我家蹦不就得了?”
“你家有设备吗?不对,你哪儿来的家啊?”
“天下荒冢皆可为家,”鬼大言不惭道,“至于设备——跟坟头蹦迪这么有噱头的操作比起来,设备的事也能算事吗?”
“听起来有够不靠谱的……算了,在找到你的坟头前,这种扰人清净的事还是先搁置吧。”

9.回家亲热
在历经一百个情人节以后,鬼终于教会了他巧克力真正的吃法。

10.事后
“哟,路老大,怎么这么晚一个人在外面吃夜宵啊?情人节过得不顺利吗?”
“没有啦,半夜起来好饿,家里准备的巧克力又被我女朋友吃完了,所以……”
“咦?你不是说你今天陪个鬼的女朋友吗?”
“……你听错了,是陪个女鬼朋友。”

 

 

没有什么CP是不准的,如果有,就换一个关键词()

分享一个AI成精的故事。

准到让人无话可说,单独提出来发一份。

【温去病x小白】意外事件(超雷!生子注意!有陆东成分!)

  冥府之主的脸色奇臭,温去病幽幽瞥去一眼,又被狠狠瞪了回来。


  “你瞪我又有什么用,”他底气不足地嘟哝道,“发生这种事我也不想的啊,我哪里会知道以你堂堂冥皇之尊身体居然会如此天赋异禀,连那种事都可以一发入魂……”


  “住口!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一条断背之犬,也敢在本大腿面前狺狺狂吠!”


  新上任没两天的冥皇陛下毫无形象地跳将起来,指着温去病鼻子破口大骂。


  “明明是你渣男温出门打炮不带套惹出来的祸事,反倒赖我天赋异禀,你个混账东西,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岂有此理!”


  “我,我哪有这个意思!”


  温去病白眼一翻,被小白一通歪曲事实的辱骂呛得几乎背过气去,可他仍不敢正眼看人,伟大的冥皇陛下不知道是气昏了头,还是故意想要给自己难堪,此时此刻的它仍是一副事后模样,欲盖弥彰地披了身白袍,却只能勉强遮住腿根,遮不住满身情欲痕迹。


  平心而论,即使是以温去病阅历之丰,小白的相貌也是他生平罕见的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他没在别的谁脸上见过比之更迷人的眼睛,亮若星辰却又触手可得。而就在不久前,他亲眼见证了星辰化为春水,那时他已然撞进了冥皇陛下的子宫口,却见小白眼中那道总是显得游刃有余的目光骤然落空,像是看到了什么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这片刻的失神看在温去病眼里迅速化作最烈性的春药,终于将他刺激得精关失守,将对鬼物而言过于滚烫的精水通通射在了对方的子宫深处。


  温去病倏然回神,冥府之主已经坐没坐相地瘫回到它的皇座上去了。这位史上最没品的永恒者翘起二郎腿,只手撑头,向他投来一个惫怠的目光。


  “我说你啊,在当事人面前意淫这些东西,也未免太失礼了吧。”


  “肖想得不到的东西才叫意淫,我刚刚想的明明都是确实发生过的事……”温去病本能地反驳,话没说完就住了口,显然意识到自己的说辞实在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可他偷偷瞥了眼小白,对方似乎并没有如何生气,反倒是一副神游物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样子,便势转了话题:


  “好吧,说正经的,这次的意外应该是与仙儿有关,”他停顿了片刻,续道:“她生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怀上我的孩子,这段因果一直没有了结,看来就随着术式武装被你一并继承了……真是奇怪,我最开始设计这套系统的时候,明明没有打算牵扯因果啊。”


  “经由你手的东西,会基因突变难道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吗?有什么好奇怪的。”小白没好气道,“还有,你别光把锅甩给你死鬼老婆啊,就算一发入魂会发生是因果作祟,但一个劲往我子宫里面射精这种鸟事难道还是谁逼你做出来的吗?”


  “可,可我这么做的时候,也没见你出手阻止……”


  “怪我噢?我本来是说看你一副八百年没沾过女人的饥渴样子还怪可怜的,就让你多爽一下好了,谁知道阁下床上小旋风,办事五分钟,射速快到进来就缴械,我还来不及变回去,就被你搞大肚子了。”


  “等一下!我哪有八百年没沾过女人!还有,明明是你自己当时不知道想到了哪个老情人,心不在焉兼失魂落魄,这才忘记变回男身的,可别想把锅甩我头上!”


  小白难得地卡了一下壳,像是被那句“老情人”戳中了痛处,笑脸垮下,露出悻悻之色,倒把温去病吓了一跳,他也没想到自己一通瞎扯居然真的命中了事实。小白神情委顿,眼神不落实处,透着几分茫然,温去病想起他先前说自己神魂有损,记忆残缺,想来那个老情人也该属于残缺的记忆的一部分,这才引得近乎全知全能的永恒者如此反应。照这样看来,晋升永恒对他找回生前记忆而言意义不大,充其量只能引起情感共鸣,至于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就似乎完全不清楚了,换言之,万古以来由此引发的空虚感并无法被抹消,反而会变本加厉地持续下去。


  温去病感到懊悔,又因为那个引起小白情绪失控的“老情人”而点吃味——意识到这事的时候他再次吓了一跳,但转念一想,不管怎么说,现在的小白也算是孩子他妈了,自己应该是有产生这样情绪的立场的……


  “喂,我可没说过要帮你把孩子生下来噢,现在就把我当孩子他妈对待也未免太一厢情愿了吧?”


  冥座上的皇者一盆冷水浇灭了温去病所有妄想,他这才想起,现在并不是冥皇陛下可以置身事外安心养胎的时候。诚然自己一直相信以小白讲意气的程度,虽然嘴里说得难听,实际上应该并不会拒绝帮自己把孩子生下来。但此刻正值多事之秋,自己此来也正是为了借小白的力量出冥府,这才与他缔结术式武装,搞了这么多意外出来。而无论是男性抑或是永恒者生子,都是从未有过的逆天大事,鬼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小白会拒绝也是理所当然。倒是若他执意要保这个孩子,自己才该要担心了。


  想是这样想,温去病心里却也着实不太好受。原本他自以为并不喜欢孩子,但当他得知自己真的有了一个正在孕育的骨肉的时候,那种从心底溢出的欢喜和感动却是止也止不住的。更何况,那孩子承接的是龙仙儿的因果,是仙儿一直想要却无缘拥有的骨肉,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将之保住,可小白那边……


  温去病咬咬牙,决定还是为了逝去的妻子争取一下。


  “其,其实生孩子也是有好处的啦,想开一点,你今后出去跟人家吹牛说你什么都会的时候,就不用特意在前面加一个‘除了生孩子以外’的定语了啊。”


  “是啦是啦,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我这新上任的光杆冥皇不仅被一个死人类搞大了肚子,还生下了他跟别的女人的崽子,真是好牛好牛,隔壁的阿蛟都要笑到往生啦!”


  “别这么说嘛,”温去病正色道,“被一个普通死人类搞大肚子是很丢脸,可我是普通人类吗?并不是啊!我可是奇点传承耶!等我未来成为奇点以后,你出去见人就说你给奇点生过孩子,哪个永恒者不闻之色变,望风而逃?就算是霸皇见了怕也要伏低做小,乖乖叫你一声好姐姐……哦不,是亲亲弟妹,岂不美哉?”


  “噢噢,听温兄所言,果然是爽到不行,小弟下次有机会见到霸皇一定将此言添油加醋如实相告,顺便送上变性秘法及受孕良方,到时候咱们老温家香火鼎盛,儿孙满堂,岂不更美?”


  “呃,我错了,愿不愿意生孩子都随你,这句话拜托千万不要被那家伙知道……”


  与小白的斗嘴最后永远是以失败收场,这次也不例外。一切还是没有进展,小白打得一手好皮球,并没有对腹中胎儿的存留问题作出明确表态,但温去病觉得到此也就够了,他不想进逼太甚。在一堆没营养的拌嘴以后,温去病起身告辞,去赶赴属于他的战场。而冥府的主人有气无力地瘫坐在他的皇座上,直到这时才有闲暇闭上眼,任灼烧感与绞痛侵蚀神魂。


  “啧,又要付出这样的代价……还真是喜欢给人添麻烦的两夫妻啊。”


  “咱们这次亏大啦,老大。”


  皇者的低语回荡在空空荡荡的冥府中,并无人响应。


之前在我服建了一个叫同盟会的个人帮收容我那些东方+白银ID的号,然后前两天突然发现我粟ID还在,赶紧占了入了帮……这才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凯申:娘希匹,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