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归

大本命秦武安君白起←这是重点
极端冷CP爱好者丨受控
孤独的萌着《东方云梦谭》与《白银之歌》,求同好!求同好!求同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憋了一肚子的骚话想怼某些武将吹……什么野鸡都跑来婉君面前加戏了。

日常被某些M吹K吹气到半死(1/1)











我忍不住了,我不打码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括帝吹这种奇葩存在!!!!!!!!!!!!!!!!!!

南宋笔记小说集《夷坚志》中记载:江南民陈氏女。年十七。素不知书。得病。临绝。忽语人曰。我秦将军白起也。生时杀人七八十万。在地狱受无量苦。近始得复人身。然世世作女子。寿不过二十岁。今日之死。亦命也。夫言毕而殁。

我很丧病……我脑补出了很多……转世女体病弱婉/////这种反差就很好吃/////

【刺客信条/EA】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给情缘缘(过了八百年)的生贺(之一)@衣锦流玲

emmmmmm画质压缩得好厉害

【陆云耕x东方恋雪】疯(H)

  注意:

  1.粗鄙之言

  2.OOC预警

  3.脑洞俗称脑子有洞

  4.短小

  5.前情提要见最后


  陆云耕一回到房间就被差点扑倒在地上。
  总算他下盘练得够稳,还能稳稳当当地接住怀里人。
  他搂着东方恋雪的腰,圈着量了下,瘦了。眉头还没来得及皱,青年倒先不满了起来,强硬地掰过他的头说老大,拜托你专心点好不好,怎么这种时候你还有空分心啊?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15847122686975

  陆云耕悻悻取了文书过来,东方恋雪秋风扫落叶一般看完,再一一给他交代了处理手段和注意事项。难得在一切尘埃落定以后,东方恋雪还没开始发病,他们终于有了那么一点难得的相处时间。青年挠挠头,看看天,瞧瞧地,好半天才将视线转回到陆云耕脸上,他看着男人温柔眉眼下掩不住的愁容,眼神中突然流露出跟犯病时一样的伤心。他伸手抚上陆云耕已经有了白丝的鬓发,用叹息一般的语气道,老大,我要是一直疯下去,你该怎么办呢?
  “疯就疯呗,我养你啊。”
  陆云耕的回答云淡风轻,东方恋雪听了却一扫悲意,哈哈大笑,他很干脆地捧过陆云耕的头吧唧亲了一口,然后抵着他的额头,眼睛亮亮地说,养我可是很贵的。
  陆云耕将手覆在他捧着自己脸的手上,笑道:“我养得起。”
  END





  这篇不靠谱的肉起于一个不靠谱的脑洞,大概发生在打完天妖以后,由于东方之前突破地阶的时候用的试剂的后遗症导致了他的人格分裂,另一个分裂出来的人格是《东方》里死了的西门朱玉(???)“西门”人格把陆云耕当成是陆云樵,一会儿抑郁一会儿缠着他疯狂的做爱(死了太久心理有问题了),总之就是不做事……“东方”人格是正常的,会给“西门”干下的麻烦事擦屁股……由于“西门”有时候会因为陆云耕乱杀人,再加上没有东方弹压,有些一直想搞同盟会的事的人趁机发难,要陆云耕交出东方恋雪,老陆肯定不愿意啊,但是他没有足够的能力处理这些麻烦,就干脆把西门关了起来……

  干脆改名金屋藏娇好了(喂)

  【天呐这是什么见鬼的脑洞!有病的是我吧!

盘龙MV推荐和整理

emmmm好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东西了哈哈哈,原来做的地址貌似因为辣鸡土豆失效了很多,还有很多太太转战B站了,所以干脆重做一份吧。
盘龙的MV不算少也不算多,但是做MV的无疑都是些大佬,所以这份整理是按作者分的。

1.谈昙
谈昙太太已经搬家到B站啦!喜大普奔!大家快去添弹幕啊!
这位太太的作品基本都是原著向的,技术因为视频的年代所限,也许不算完美,但都很戳心窝戳虐点……原谅我词汇匮乏大家意会就好!
指路太太的B站首页→http://space.bilibili.com/88754456/#!/

《参商》av9156916(太太本尊发的版本,没几个弹幕)av2335797(别人上传的版本,弹幕较多)
这个MV大多数同好应该都看过吧,基本把原剧里两人的感情线理得很清晰了,萌点也好虐点也好都在里面,绝对是拿出去卖安利的利器(不存在的)

《头顶一片天》av9219543
哇这个MV!当初曾经在土豆看过,后来就被删了再也找不到了,一度以为是我的幻觉!结果谈昙太太重传了!所以我想这个MV看过的GN应该不是很多……
这个视频BGM用的很妙,MV切入的角度也很妙,具体我说不出来大家自己去看吧(喂)

《战场》av9211403
跟上面一样是原来被土豆删过的MV,另外!这个MV的BGM的歌词!!!超配的!!!如果上个MV是盘儿视角,这个MV就是太傅视角,角度都很特别!!

《原来爱》av9219686
预警,这个MV才是真的大悲剧,是一个关于一直错过的故事。

2.清风明月筑
清风太太也是小伙伴们都很熟悉的大佬了,这位太太画风很多变,多是恶搞,林古衍生也做得很多,特别喜欢捏他林诸葛233最关键的是!清风太太开的车!!贼刺激!!!!
清风太太的作品也大多被她搬到B站了,指路太太的B站首页→http://space.bilibili.com/3206051/#!/video?keyword=&order=senddate&page=1&tid=0

《寻秦》av733055(B站非太太本人传版本,弹幕较多)
emmmm这个视频大概是唯一没被搬的MV?倒是有人先传过了,弹幕也比较多,但是……搬运的这个名字也取得太有槽点了吧!?连CP都逆了什么情况?!搬运能不能取个靠谱的名字啊朋友!
这个MV看过的人应该也很多了,前虐后甜,都是套路……总之看完一本满足!

《穿心箭》av5348195
这是一个关于太傅反穿越失败以至于失忆的狗血故事(并不是)虽然里面大部分都是林诸葛,但还算盘龙……这个MV技术脑洞都很大!最后还是HE!

《无双》av5362491
大家坐稳了!老司机要飙车了!
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小黑屋!强制普雷!锁链普雷!
请给清风太太打CALL!

《爱秦公寓》av1399361
超级好笑的林古衍生向MV,有盘龙,满满的都是槽点。
丁鹏菊苣和过儿特别亮!

《盘龙之女人大戏》av2116888
看标题你们就懂了hhh跟上面一样是恶搞向,前面半部是盘龙后面半部是演员衍生……丁鹏菊苣同样是亮点!

《千年等N回》av5308817
林古衍生向,正经向,多CP,有盘龙!不过都是BE……

《那天那年》av5321042
是纯粹林古现代衍生向,跟盘龙似乎关系不大,不知道该不该放在这里……但是做的真的很好诶,而且有肉(¯﹃¯)BE慎!

3.口胡
口胡太太也是大佬级人物啊,她的MV偏向于科学、洒狗血和玩坏丁菊苣(???)脑洞简直突破天际!但很遗憾的是口胡太太虽然有B站号,但大多数的盘龙MV还在土豆上没搬运过来……想看的只有去辣鸡土豆看了
这是口胡太太土豆账号→http://id.tudou.com/i/UMjYwNjQ3OTcxNg==/videos?spm=a2hzp.8244740.0.0
这是太太B站地址→http://space.bilibili.com/425147/#!/

《二重循环》http://video.tudou.com/v/XMjIwMDE3ODA4NA==.html?spm=a2hzp.8253869.0.0
《无限格盘》http://video.tudou.com/v/XMjIwMDE3NzIwNA==.html?spm=a2h28.8313469.con3.dimg1
《波与粒子的难题》http://video.tudou.com/v/XMjA3ODM4MTg3Mg==.html?spm=a2h28.8313469.con3.dt13
把上面三个视频放在一起是因为它们是同一个系列的,我取了个名字叫《科学三部曲》(喂)逻辑强大脑洞惊人不明觉厉令人信服!而且有狗血有小黑屋还有小甜饼!emmmm这三个都是重传的版本,我记得原来被删除的版本中有太太写的说明,没存下来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哭唧唧……有存的小伙伴可以帮忙贴一下……顺便一提这三个视频都是悲剧,结合在一起看就是大悲剧(手动再见)这位太太是插刀的一把好手,她的MV大多BE收场没救了

《梦的深层》http://video.tudou.com/v/XMjIwMDE3ODQwNA==.html?spm=a2hzp.8253869.0.0
不知道该不该跟上面三个作品放在一起……都是科学挂的,下面这个还有更科幻一点hhh这一部真正体现了太太的技术,反正我是跪着看完的。
口胡太太一定是理科生。

《一人之下》http://video.tudou.com/v/XMjIwMDE3ODQwNA==.html?spm=a2hzp.8253869.0.0
诸君!大家喜闻乐见的小黑屋又来了!(并不)
这里面的盘儿鬼畜到想尖叫!
以及请务必要看最后那段文字!亮点都在里面!

《秦殇》http://video.tudou.com/v/XMjIwMDE3OTY0MA==.html?spm=a2hzp.8253869.0.0
又有小黑屋剧情!请给口胡太太疯狂打CALL!
里面有冯项羽和易小川,我活生生从中看出了《小盘项少龙篇》(喂)

《情歌王》http://video.tudou.com/v/XMjEzMjM0NDM1Ng==.html?spm=a2hzp.8253869.0.0
盘龙及其衍生向MV,做得很扎心了,大概就是一个盘儿无法对太傅释怀然后渣了丁菊苣的故事(?)最后还是HE了可喜可贺(并没有)

《道具的重复利用》http://video.tudou.com/v/XMjIwMDE4MDc3Mg==.html?spm=a2hzp.8253869.0.0
盘龙衍生向MV,跟上面所说差不多,主要做的丁菊苣和神医盘,中间有太傅回忆杀。
口胡太太似乎很喜欢玩坏丁菊苣……

《天下》av10711175
太太重传到B站的旧作……算是前面两部衍生MV的前身吧,台词狗血酸爽又羞耻/////

《名捕大会》av1591782
这是群像,多CP不止林古……太傅基本没露脸但是存在感爆棚,属于太太夹带的私货233脑洞同样大得不行,看不懂剧情的可以去找简介里面的链接看文字简介

《空自许》http://video.tudou.com/v/XMjIwMDE4MTE2NA==.html?spm=a2h28.8313469.con4.dt3
跟盘龙无关,完全是演员衍生……但是一如既往的狗血又带感

4.其他
《两千年之恋》BY尉迟空如
http://video.tudou.com/v/XMjIwMzc3Nzk2MA==.html?spm=a2h28.8313469.con3.dt11
节奏赞,脑洞赞,是一个关于盘儿的报复的故事?视角独特!

《一生所爱》BY何日妖再来
av6761210
非常古老的一个视频了,也做得非常扎心!原著向。

《伤城》BY卉木池
av2337418
是衍生向混合同人,有盘龙,节奏色调都做得很赞,三生三世,还有点肉渣(¯﹃¯)就是剧情不容易看懂……

我的列表里的盘龙MV大概就这些了,还有漏网之鱼欢迎补充hhh

【陆云樵x西门朱玉】相性一百问(51~73)


第五十一题,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陆:(比V)攻。
西:……你这种迷之自豪真是令人费解啊。

第五十二题,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陆:(正经)这种事,当然是由男人的能♂力来决定的。
西:朋友,这么厚颜无耻的话你都说得出口?你脸皮的厚度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相当令人刮目相看呢!
陆:……我说的是武力值你想到哪里去了?
西:……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噢。

第五十三题,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陆:(点头)很满意,到底是曾经的天下第一淫贼,技术的确没话说。
西:非·常不满意!费着攻的劲儿干着受的活儿,这笔买卖我亏大了!(拍桌子)
陆:你每次都抢着要自己动,能不费劲吗?
西:你要是能拿出磕了药以后三成的粗暴来,我会需要自己动吗?
陆:那你以为我每次憋得跟龟孙一样都是为了谁啊!
西:(安静如鸡)

第五十四题,初次H的地点?
陆:域外。
西:沙漠上,月光下,我被你压在地上吃沙。
陆:嘿嘿……

第五十五题,当时的感觉?
陆:那时候我光顾着自己爽了,好像把你折腾得挺惨的。
西:还好还好,比起能看到你当时那副沉沦于欲望的可爱表情,一点肉体上的痛楚根本算不了什么。
陆:……你这论调跟老武迷之相像。
西:(笑嘻嘻)哪有,老武可不会乖乖躺下给你操。
陆:他乖乖躺下我也不会操的好吗!

第五十六题,当时对方的样子是?
陆:我那时候磕了药,看谁都像在勾引我。
西:(摇头)失败失败,你居然要磕了药才能发现我在勾引你,看来平时耍的帅都白耍了。
陆:???

第五十七题,初夜早上你的第一句话?
西:哟,荒野大嫖客,醒了?
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西:(掏耳朵)喂喂,没必要连分贝都还原吧?

第五十八题,每周H的次数?
陆:现在的话,保底三次,至于重逢那个月……咳咳,咳咳咳!
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把你当时三天三夜没让我下过床的光辉事迹说出来啊,这难道是什么很丢人的事吗?
陆:(掩面)别说了,我觉得那时候的我好禽兽好鬼畜。
西:(拍肩)不不不,那时候的你才是神威无敌真男人,金枪不倒超长待机的时间我可以吹几辈子。
陆:……这方面的吹不需要!

第五十九题,理想情况下每周几次?
陆:现在就很理想。
西:老大你真是没追求,别人家的攻恨不得一夜七次,你倒好,一周三次就满足了,你在那方面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
陆:……你怎么越说越过分了,你很想今晚就来实测一下我有没有难言之隐吗?
西:(大笑)有何不可?
陆:到时候可别哭着求饶啊。
西:你仿佛活在梦里。

第六十题,那么,是什么样的H呢?
陆:挺好的那种,如果你不在旁边瞎撩拨会更好。
西:啧啧啧,我要是不撩拨,你一个前戏能整大半个时辰,忍到脸都憋红了不难受?
陆:你还以为你是从前捅个对穿嗑颗药就能生龙活虎的时候呢?我不把前戏做足了伤到什么地方有药给你治吗?
西:那个,你的这份用心的确是让我很感动……但你是不是太高估你的尺寸了?
陆:……你话真的超多耶,闭嘴啦。

第六十一题,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陆:(摸胸口)应该是心,老武他们都说我是个玻璃心。
西:(摸脸)嗨呀,那我就是脸最敏感啦,不瞒你说我脸皮超薄的,随便磕点药就过敏,红印也好紫纹也好什么都往上面冒,经常吓倒一些阿婆阿伯,真是有够苦恼。
陆:……西门你脸皮的确够“薄”的。
西:(贼笑)彼此彼此,老大你的玻璃心也很货真价实哦。

第六十二题,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西:(瞥下身)你一个练童子金身的,最敏感的地方还能有哪儿?
陆:……说得像你不练童子金身那个地方就不是最敏感的一样。

第六十三题,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西:忍者神龟。
陆:活体春药。
西:……
陆:……

第六十四题,坦白的说,你喜欢H么?
西:分人吧,如果是跟老大你的话当然是喜欢啦。
陆:(冷笑)我就没有你前面那个顾虑了。喜欢。
西:呃……

第六十五题,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陆:我们现在一般都是打一炮换一个地方,并没有固定的场所。
西:当然最多还是在旅馆啦。

第六十六题,你想尝试的H地点?
陆:龟兹皇宫御花园。
西:……你好像对阿江兄很有意见。
陆:意见大了去了。
西:可是阿江兄并不能看见我,老大你这样做除了会让他觉得你是个露阴癖变态以外根本毫无意义啊。
陆:我知道,所以呢?
西:(叹气)男人吃起醋来真是不可理喻。

第六十七题,冲澡在H前还是后?
西:就没有一边冲澡一边搞的选项吗?出这套题目的人肯定没有性生活。
陆:附议。能冲澡的话当然是边搞边冲最爽啦。

第六十八题,H时有什么约定?
西:(摆手)无非就是些车轱辘话,不提也罢,反正床笫之言多半算不得数的。
陆:(突然阴沉)别的约定算不算数随便你,“不会再离开了”这句话你敢不算数试试?
西:客观事物的发展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我想不想离开是一回事,会不会离开是另一回事,要是哪一天我出门踩屎莫名其妙就穿越了,你难道还能跟着踩屎过来找我算账吗?
陆:(捂耳朵,摇头晃脑)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第六十九题,你和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西:哈,哈哈……这题跳过吧:D
陆:呵呵:)

第七十题,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赞同还是反对?
西: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其实我是反对的。
陆: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其实我是赞同的。
西:???!!!
陆:干嘛吓成这样,这么想很奇怪吗?老实人也有三观不正的权利啊。
西:不不不,十多年前这么说没问题,现在的你就别以老实人自居了……
陆:← ←我觉得跟你比起来多少岁的我自称老实人都没有问题。

第七十一题,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你会怎么做?
西: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最多等那个暴徒死了以后再帮你强奸回来好了。
陆:不需要!!!

第七十二题,你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西:为什么要不好意思?
陆:原来会,现在拜你所赐,完全不会。
西:行行行,这个锅我背。

第七十三题,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晚他有一个21q,请……”并要求H,你会?
西:……这得看是哪个好朋友了。
陆:(冷笑)所以你究竟有几个好朋友?
西:天底下的漂亮女人全都是我的好朋友……当然某个变态人妖不算。还有老大你别光说我,你自己的好朋友难得就少了吗?
陆:我的好朋友绝对不会对我说这种话!就算是说了我也不会答应的!
西:也对,我要是你我也不会答应,毕竟你的好朋友不是老胡就是老李…… 
陆:才不是这个原因!


TBC

用剑三做了些风姿的人设图

准确来说是我心中的人设图。有时候脑补的形象跟原文里的描写差挺大的,再加上受游戏素材的限制,不可能完全符合……只能说较真你就输了2333


兰斯洛


修图的时候才发现拍摄角度不对……看起来像是姿势有问题。
总的来说这一套是我目前做了的几张中个人感觉最契合的。
翻人设的时候发现银河篇还是暹罗篇里好像有写猴子穿过毛皮大衣(也许是我记错了)
手上的刀是槽点……太劣质了,都是狗币美工的锅


李煜


才发现雪花不是很明显……用没有入门的PS修了下图……还不如用美图秀秀呢
话说剑三的成衣库对成男简直是深深的恶意,再加上本身建模的问题,要找一件不显胖的白衣服真难……
印象中好像有写李老二是披发……但是剑三里披散的白发实在是不能看,就用了这款比较经典的马尾白了。


源五郎


这张应该是槽点最多的……
首先琴就很违和,本来想用箜篌,但是没找到正确的绑定方式,就将就用的琵琶了
脸是我能捏出来在正常的颜值内最娘炮的脸了……不过好像还是不够美。

我知道小五男装是束冠的,但是跟李老二的大马尾一个理由……剑三里符合小五气质的束冠都丑的一比
因为不兼容的原因,没办法给小五戴面纱,想想还有点遗憾呢
为什么在这个场景?因为我懒得换了(。)给他找地方弹琴找吐了……


织田香


查了一下,香香在日本的时候的描写是:披肩长发,华丽和服。
长发倒是有很多,和服真没有……只好单取华丽二字了。
等剑三出和服那天我再改回来233
从这张图能看出我的构图和色彩都跟屎没什么两样

【做完回头又看了遍原文,才发现和服是凤纹的……卧槽,早知道用红盒子了!】


宗次郎


阿里里面有一段一直给我很深的印象,大少偷偷告诉约翰香香是大几几萌妹(?),约翰不信,大少就给他看了宗次郎的照片……书里的描写是,脸跟香香长得完全一样,但是穿着武士服,腰间佩刀,神采飞扬……刚好就跟这一套成衣符合。
本来想用正太体型来做宗次郎,但是“脸跟宗次郎一模一样”这一点着实不好做到,再加上剑三里正太的外观比成男丑得有过之而无不及……

TBC


本来是想先做四兄弟的,但目前来说……剑三还没办法做有雪的体型2333333

顺便来个下期预告:变态的白家人

【陆云樵x西门朱玉】断章集

各种写了个开头就写不下去了的产物。

无头无尾,毫无逻辑。

发出来证明我不会写下去了,嘻嘻。

不同时间段的脑洞,文风变化突兀。

今天也一如既往地在苏西门。

第五条的对话非原创……出处我忘了OTZ(好像是某部MV)但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总觉得十分契合这两人。

有点面包车。


1、称心如意
见到西门朱玉的时候那只死了十八年的鬼已经快要魂飞魄散了。
陆云樵看到他斜靠在栏杆上俯视着自己,除了脸色苍白得可怕以外,几乎与初遇时没什么两样。
快要再死一次的鬼嘴角噙笑,带着点疲倦的味道说,我以为你会早点来。
陆云樵问你哪来的自信,照理不应该以为我永远不会来吗?
鬼有些神情恍惚,能量的消散让思考变得困难,他楞了很久才说,对,你本不该来的。你来干什么?
陆云樵反问,你觉得我应该来干什么?
鬼嘻嘻笑道,来见我,来说你有多么恨我。
陆云樵沉默片刻,说你果然是最了解我的人,可我偏偏不想称你的意。
“我只想吻你,就现在。”

2、补魔
鬼魂含着精液。
其实并不太能含住。
他的大腿还打着颤,腰也直不起来,“含”这个动作于他而言无疑有点吃力。
可是陆云樵不准他漏出来。
“否则效果就不好了,”胡子拉碴的男人严肃又认真,“或者我不介意多补几次魔。”
——我介意行了吧。
所以鬼魂辛苦地含着男人的精液。
还是魂飞魄散算了。他瘪瘪嘴,委屈地想。

3、穿越
西门朱玉甫一睁开眼就看到了一张憔悴到极点的脸。
他半点没认出那是他的友人。
五官诚然是熟悉的五官,可陆云樵的脸上哪里会有如此沧桑的痕迹?像是被风霜割过了十几年,胡渣覆面,鬓角添霜,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失意了大半辈子的落魄中年人模样,说是陆云樵的父亲倒可信一点。
更令他心悸的是那人的眼神——那么专注地盯着自己,好像除了自己以外的整个世界都是虚妄,又像其他所有在他眼里都失了色彩,唯独自己是鲜明的。他像是因为自己而活了过来。
陆云樵不会有这种眼神。西门朱玉从来没在陆云樵身上见过这样的眼神。
这人谁啊?
他没有忽略那人见到自己醒来时眼里掠过的狂喜和不知所措。

4、受伤
陆云樵进帐的时候西门朱玉还躺在床上起不来。见他掀帘进来,伤重得无以复加的男人侧过头,冲他露出了一个极灿烂的笑容。
陆云樵却从中瞧出了点心虚的意。
你是该心虚,他想。
“这么重的伤,我居然是最后才知道的。”
他看到西门朱玉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心想这家伙还有一口气在就能说个没完,这次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来是真的伤得很重。想着想着又觉得气恼,三步作两步走到重伤患床前,眉头打的结可以夹死苍蝇。
“这次打算怎么解释?说来听听,我给你机会。”
西门朱玉喉头动了动,却只能发出些微弱沙哑的气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陆云樵见了有些欺负人的暗爽,又呲溜溜觉得心疼。但即便如此,溢满胸膛的怒气也没有消掉半分,他只要一想到自己再次被眼前这可恶的家伙蒙在鼓里,独揽了所有的危险,他就气到无法保持理智。尤其听说这次西门朱玉伤得尤为重,能生还都是奇迹,是活生生从鬼门关里拉回来的,他简直恨不得动手揍人了。
但眼前这个重伤患明显揍不得,于是他只好把这口气憋在心里,梗着难受。
西门朱玉明显看穿了这一点,所以他弯弯的眼里心虚有之,更多的却是你奈我何的得意。

5、梦
“这些年怎么过的?”
“夜夜相思。”
他把人压在柱子上亲吻,唇齿交缠间,全是一厢情愿的掠夺。
看不清表情,但总觉得那人是在笑的。
笑他痴妄太过。

6、恨
你看着他前一秒才被你的精液烫得眼睛都失了神,下一刻就已经穿戴整齐准备赶赴下一场约会。你看他连跟你做爱的时间都把握得分毫不差,你总会想,这场性事是不是也是他诸多计划中的一部分?
你会想,刚才那些呢喃喑语喘息低泣到底有几分真假,你跟个傻逼一样沉溺其中,到底被他看了多少笑话。
其实这些你从前从未想过,可后来天天想。每想一次你就对自己说,多好啊陆云樵,你又多了一个恨他的理由。
你不想承认却又确实忘不了一个人的时候,恨总比爱好作借口。

7、倒下
西门朱玉的倒下来得毫无征兆。
他前一秒还在眉飞色舞嬉笑怒骂,下一刻就跟猝死了一样直直栽到地上意识全无。陆云樵那时正跟他并肩同行,末了却落得个怀中空空,什么该接的都没接到。
他委顿在地。他看起来是如此的疲惫,像以往那些充沛到不见耗尽的精力从来不曾在他身上存在过一样。人人都说他一定会死于过劳,陆云樵看着他,一瞬间竟真以为他已就此累死了。

【情人节贺文/陆云樵x西门朱玉】甜

这次是小甜饼!!!小甜饼使我快乐!!!


陆云樵被从天而降的“冰雹”砸了一头一脸,简直没脾气。他抬头,果不其然看到西门朱玉蹲在房梁上冲他笑。

我办公室又不是没装门,你每次回来能不能不要走那些偷鸡摸狗的野路?

啊哈哈,不好意思,职业习惯,职业习惯。

西门朱玉笑吟吟地从房梁跃下,落地旋了个圈,衣袂翻飞很是潇洒。陆云樵被帅了一脸,心想这淫贼随时随地不分对象地散发魅力真是有够讨厌,却又不舍得移开眼睛。直到西门朱玉的脸凑到近前,方才回过神来,赶忙后仰拉开距离,不顾对方的大笑,掩饰性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这次怎么回来得这么早,事都办完了?

我办事,你放心……哇,好冷,这个天干嘛还把窗子开这么大,雪都飘进来了——

谁让你大冬天的还只穿一件单衣耍帅,不冷才怪咧。

西门朱玉转移话题的本事总是透着分不走心的敷衍,但陆云樵的思路却也总能很轻易地就被他这份敷衍半路拐走。同盟会的一把手解下身上厚厚的披风给他的恋人披上,指尖碰到脸颊时只觉得触手尽是冰凉。他赶紧又去把大开的窗合拢——这窗本来就是为身边人留的,人既回来,窗也自当关上。

西门朱玉看他一番忙忙碌碌,便即兀自往后坐上了桌沿,又顺手捡了颗落在桌上的“冰雹”甩着玩。陆云樵回头见他这幅模样,才想起去瞧那砸了自己满头包的罪魁祸首——石子大小的东西落了满桌,拿精致的锡纸包着,看上去像糖。

这什么?

看不出来?糖啊。

陆云樵剥开了一颗看,那东西黑不溜秋的,怎么看都像毒药更多一点。他将信将疑,挑眉去窥恋人的表情,当然什么也没窥出来。他怎么可能看得透西门朱玉的心思。但看到对方一脸期待,他叹了口气,还是认命地将那“糖”吞了下去。

与料想不同,他并未尝到应有的糟糕味道,反而入口极甜,近乎腻人。然而他先前准备太过,抱着被整蛊的想法,直接一口气咽下,完了才发现似乎小题大做了。抬眼看西门朱玉贼笑兮兮的样子,不知道这算不算另一种层面上的被整蛊。

——啧啧啧,乡巴佬就是乡巴佬,哪有你这样吃巧克力的,简直是暴遣天物。看我的吧。

西门朱玉说着也剥了颗“巧克力”咬住,没咽下去,而是直揽过陆云樵的头,将露在外面的另外半截送进了对方嘴里。他动作绝谈不上轻柔,陆云樵被他磕了满齿甜泥,大牙都快腻掉了,想往后缩又不能,只得顺势咬住那半截巧克力,跟西门朱玉来了个齿齿相合,好不亲热。

这以风流闻名于世的大淫贼确实花样繁多,一个吻都能弄得如此甜腻旖旎,还教人舍不得将之结束。西门朱玉的脸是冰的,唇却温热而湿润,厮磨间陆云樵感受到这因为特殊情景而被赋予特殊含义的温差,说不心猿意马都是骗人的。他揽住恋人的腰,将恋人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很想多做点什么,西门朱玉却在此时将已有点融化了的巧克力一口咬下,于是酒意在一息间溢了满腔。

竟是夹心的。

巧克力虽断,唇齿却未分开。这非西门朱玉本意,但陆云樵已在他欲撤离之际反客为主,甚至直接将他压在了桌上。两粒断掉的巧克力在两人高热的口腔见你来我往,不到片刻便化作了水,和那溏心之中的点滴酒水混在一起。而陆云樵粗重的鼻息喷在西门朱玉的脸上,竟也是带着酒意的。

莫不是借酒撒疯吧?西门朱玉好笑地想,一滴酒也算酒,谁说不能醉人呢?

下次改在里面夹点黄连什么的最好了,包管亲完就分,绝不纠缠。

陆云樵要能知道恋人此时在想什么,绝对什么旖旎念头都抛在脑后,得要先揍人一顿才算称意。但他并没有什么读心之法,察言观色也非擅长,而在此刻的他眼中,西门朱玉一双笑眼里全是自己,又藏着平日难见的情动和迷蒙,真真是醉人至极,教人想不动情都难。

直到那巧克力化成的水被两人含糊咽下后,陆云樵才肯放开西门朱玉的唇。习武之人气息绵长,这点时间的呼吸不均本算不得什么,西门朱玉却装模作样地喘了老半天气,才冲陆云樵眨眼笑道:

这域外带回来的舶物还不错吧?我专门买来送你的……先声明啊,这点玩意儿花了我半个月的工资,你要是想说不好就把刚才咽下的东西吐出来再说。

挺甜的,女孩子肯定喜欢,不过……你确定是专门送我的吗?

唉,你吃都吃了,废话就少一点吧。再者说,……节礼物,不送你送谁?

中间有两个字西门朱玉刻意说得又快又小声,陆云樵没听清,开口询问,又被恋人转了话题。

巧克力的吃法,可不止刚才那一种,还有一式新的,你要学吗?

这句话几乎是贴耳说的,语气极尽色情之能事,陆云樵再如何反应迟钝,在西门朱玉的右手摸上裤头的时候也该懂了。他的脸腾地烧了起来,即使不止一两次了,他还是做不到在面对恋人的挑逗时面不改色。可就在他意乱情迷想要更进一步时,怀里突然就没了西门朱玉的踪影,这下像一盆冷水贯头,把什么情啊欲的都给浇了个通透,他侧头,窗户大大打开,冷风刮了他一脸的雪,而西门朱玉的声音已远在一里之外,夹着风雪和笑声传来,好不欠揍。

哈哈哈,师父领入门,修行靠个人,那一式就留给老大你自己领悟去吧,我事还没办完,先走一步啦!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恶劣的人啊!

陆云樵不知道第多少次在心中这样咆哮着。恋人这把火管点不管灭,着实不厚道。他在心中盘算着下次西门朱玉回来要如何算回这笔账,眼角却瞥到了散落在桌上的披风——他先前给西门系得很牢,绝不可能自行落下,应该是恋人刻意留下来的。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心中确实泛起了暖意。

——那家伙实在不顾惜自己,下次回来定又是一身藏着掖着的大伤小伤,这种帐还是别跟他算了。

陆云樵是个太容易心软的人。他将披风披上,弯身捡起地上被他和西门朱玉一通折腾扫得满地都是的文件,然后坐回桌前准备继续审阅。提笔之际,手却不自觉地抚了抚双唇,那上面还残存着冷掉的巧克力。

他轻轻舔了一下,甜味从舌尖一直腻到了心里。


END











下面是一句话变BE时间:

他轻轻舔了一下,甜味从舌尖一直腻到了心底。

——这抹甜味到底有多甜,直到很多年后他都能清晰忆起。并且终其一生,他都未能尝过比之更甜的滋味。